【Best of WCLC in China 2016】 展望专场——拥抱免疫 转化未来

2017-01-11 06:41:00

2017年1月7日,Best of WCLC in China 2016于天津隆重召开。会上,各位专家充分回顾了2016年WCLC大会的热点议题,使与会者更好地把握了WCLC的精彩内容。下面就展望专场的免疫话题做以简要介绍

肺癌免疫治疗——展望篇

免疫专场由上海交通大学附属胸科医院的韩宝惠教授和浙江省肿瘤医院的范云教授主持。二位专家在致开幕词时,充分肯定了免疫治疗的效果和重要性,指出免疫治疗是我们未来发展的重要方向。

汇报:NSCLC免疫治疗回顾与展望   

讲者: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的HeatherWakelee教授

HeatherWakelee教授为大家详细介绍了免疫系统概况、PD-1/PD-L1阻断机制、二线研究--Nivolumab, Pembrolizumab, Atezolizumab、一线研究--Pembrolizumab,Nivolumab, Atezolizumab、生物标志物、治疗毒性、未来的联合治疗这几方面的内容。她指出PD-1/PD-L1阻断是NSCLC重要的治疗靶点;二线治疗研究CheckMate017、CheckMate057、KEYNOTE-010证实,所有免疫治疗药物(Nivolumab, Pembrolizumab, Atezolizumab)均优于多西他赛且在美国获批;一线治疗研究KEYNOTE-024、CheckMate026表明,在Pembrolizumab,Nivolumab, Atezolizumab中,只有pembrolizumab(KEYNOTE-024)获得阳性研究结果;生物标志物方面,PD-L1有用但仍有很多有待解决的问题;而关于治疗毒性,则需要密切监测(常规检查TFTs, CBCs, LFTs和各项代谢指标,治疗后每6-12周一次共6个月),出现毒性后使用激素可快速缓解;未来的联合治疗,CheckMate012、KEYNOTE-021研究提示联合治疗与单药治疗相比,RR获益,这表明联合治疗是充满希望的。

汇报:NSCLC免疫治疗:单药 or 联合?

讲者: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胡洁教授 

胡洁教授讨论了在NSCLC免疫治疗中,选择单药治疗还是联合治疗的问题。她对目前有重要影响力的免疫治疗临床试验逐一分析,提出以下几个观点:免疫单药治疗在PD-L表达阳性晚期NSCLC的疗效已经得到确认;免疫联合治疗是未来免疫治疗的研究热点,可以扩大获益人群、提高总体获益、应对肿瘤的异质性;免疫联合治疗的机制需要大量基础研究作为依据,需要广泛、深入探索;双免疫治疗、免疫联合化疗的I/II期研究显示其疗效优于单药,同样不良反应也增加;免疫研究联合靶向治疗还处于研究的早期,尚未得出明确结论;仍需解决的问题:不同联合模式的获益人群?疗效预测标志物?联合时序?剂量优化?安全性管理?药物经济学?等等。

免疫.png

汇报:Thepredictive biomarkers of  immunotherapyin NSCLC

讲者:广东省人民医院的张绪超教授

张绪超教授介绍了NSCLC免疫治疗的预测性生物标志物话题。他首先分析了当今免疫治疗的背景,指出检查点抑制剂和ACT/CART治疗已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然而却缺少高度精确的预测性标志物。然后他分析了PD-L1、免疫检查点标志物的局限性,指出PD-L1是实践上有预测性的标志物但并非100%准确。继而谈到检查点抑制剂的潜在的预测性生物标志物,包括癌基因改变、突变负荷或新抗原、TCR多样性或TCR库、TME或PBL中的T细胞、癌病毒等。标志物的活性机制可能引导预测性标志物的发展方向,需要在免疫治疗试验队列中进行密切观察。最后他讨论了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包括耐药机制是什么,TIL的靶向识别问题,与其它治疗联合的效果等。

肺癌转化医学——探索篇

汇报:肺癌转化研究的实践与思考

讲者: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赵明芳教授

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赵明芳教授为大家带来了“肺癌转化研究的实践与思考”的讲题。她首先介绍了转化医学、转化研究的概念、方法,指出转化医学通过3P(Predictive, Prognostic, Personalized medicine)推动21世纪医学的发展;然而真正实现转化研究需要很长时间,理念转变是关键。继而以EGFR研究为例,分析了肺癌转化研究的实践,指出大数据时代肺癌的诊疗是循证医学、精准医学、个体化医疗、大数据时代四者的有机结合。最后,她谈到肺癌转化研究的思考。精准时代最有价值的临床问题是什么?面临的挑战与机遇有哪些?譬如生物标志物探索、如何合作共赢等。

汇报:From bedside to bench side: the back translation

讲者:阿斯利康的胡旻博士

胡旻博士为大家介绍了从临床到基础的转化研究话题。她以血浆ctDNA中EGFR突变的动态监测、认定EGFR C797S为AZD9291的耐药性突变机制、软脑膜转移的机制探索为例详细分析,指出即使没有满足临床需求,也应该明确并专注于想解决的问题或假说;考虑需要收集什么样品以及相关的临床信息--它们可否回答你的问题?是否包括合适的对照?每项技术都有优缺点,选择最能满足需求的那个,有时则需要多种技术才能充分解决问题;进一步验证你的发现总是好的,或通过独立的功能性实验,或通过其它的数据。

汇报:肺癌临床转化研究与实践探索——ctDNA在中晚期NSCLC治疗中的价值

讲者: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姚煜教授

姚煜教授做了“肺癌临床转化研究与实践探索——ctDNA在中晚期NSCLC治疗中的价值”的演讲。姚教授的讲座分为三部分:团队研究、病例分享及思考。第一部分,她介绍了自己在肺癌突变检测方面的研究结果,得出“血浆ctDNA与组织标本中的基因突变高度一致--血浆ctDNA可以作为肺癌患者突变检测的替代方案;二代测序方法对于检测组织和血浆标本结果一致--NGS可以用于血浆ctDNA检测”的结论。第二部分,她分享了一个靶向治疗与化疗相结合的多线治疗的NSCLC病例。第三部分,她提出了自己的思考:液体活检能否完全替代组织活检?液体活检能否用于动态监测疗效?NGS能否全面检测到基因的复杂变异,指导预后及治疗?能否通过NGS 技术发现少见的驱动基因?如何看待血液活检NGS检测到低丰度突变?她认为组织/血液的多基因检测使肺癌进入全程精准治疗的时代,血液检测和组织检测一致性高,对于无法获得组织标本的患者,是必然的选择;二代测序可用于动态疗效检测;ctDNA可以动态检测到复杂耐药变异,指导治疗及治疗,实现肺癌全程管理;NGS技术可以发现少见的驱动基因,如DDR2突变、ARAF突变等;超低丰度突变(<0.5%)中存在药物靶点突变,有治疗价值。

汇报:ctDNA突变/新抗原负荷对PD-1/PD-L1抑制剂在晚期NSCLC中疗效预测作用的探索

讲者:上海市肺科医院的任胜祥教授

任胜祥教授认为,PD-L1并非理想的标志物,可以用于富集患者;PD-L1阴性并非排除标志物;PD-L1表达可作为肿瘤免疫治疗一线治疗研究的结果指导检测,然而迫切需要协调。他主要提出以下观点:肿瘤突变负荷(TMB)可以作为PD1/PDL1阻滞的生物标志物;突变负荷可用ctDNA中分析;免疫治疗基因panel (~6000X)可能是一个更好的选择;来自ctDNA的TMB不等同于来自肿瘤组织的TMB;新抗原可被ctDNA WES检测到。

汇报:NGS在TKI耐药后重复组织活检和液体活检中的应用

讲者: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王业教授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王业教授介绍了NGS在TKI耐药后重复组织活检和液体活检中的应用。他主要讲述了以下观点:T790M丰度、检测敏感性受ctDNA丰度的影响,而ctDNA丰度和临床进展类型和症状有关;NGS血液检测T790M阴性,敏感EGFR的AF<2%时需要行组织活检排除假阴性;TKI进展后可能共存多种耐药机制,T790M/敏感EGFR相对丰度(RAF)更能提示TKI耐药后T790M亚克隆比例;NGS血液检测T790M阳性,T790M/敏感EGFR的RAF<20%时需要行组织活检排除合并其他耐药机制可能。 

最后,来自天津市肿瘤医院的王长利教授、重庆新桥医院的朱波教授对大会做了精彩总结。他们简要点评了专家们的发言,对免疫治疗和转化治疗进行了充分的肯定,并期待二者在未来肺癌治疗中愈发大放异彩。


相关阅读
“I 因 Ni 精彩 ” 之免疫检查点抑...
【招募患者】八、晚期或复发性非鳞状细胞非...
【一文囊括】FDA批准用于非小细胞肺癌治...
【名嘴】陆舜教授点评肺癌免疫治疗的前世和...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