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聚力创新,领航未来|2022礼来肿瘤锋云会未来篇之消化道肿瘤前沿进展

05月14日
会议报道
整理: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2022年4月27日,由礼来中国肿瘤事业部主办的“2022礼来肿瘤锋云会未来篇之消化道肿瘤前沿进展”以线上会议形式盛大召开。会议特设主会场和结直肠癌、肝胆胰两大分会场,特别邀请到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李升平教授、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章真教授和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王风华教授联袂担任大会主席,汇聚国内消化道肿瘤领域知名专家学者,聚焦消化道肿瘤前沿进展,分享诊疗经验。

图片13.png

主会场-消化道肿瘤靶向治疗最新进展

礼来中国肿瘤事业部杜娜女士在开场致辞中表示,礼来中国始终秉承“聚力创新,患者为先”理念,加速产品上市,让更多创新药物惠及中国患者。未来十年礼来将上市多款产品,希望其帮助患者早日回归社会,重返健康生活。礼来中国将一如既往以创新服务全面助力“健康中国2030”战略,期待礼来研发的产品成为有利武器,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图片14.png

大会主席李升平教授、章真教授指出,随着靶向/免疫治疗药物和分子生物学技术的发展,肿瘤治疗逐步进入精准医学时代,会议力邀五位资深专家就消化道肿瘤精准治疗进展作主题演讲,同时邀请多位专家学者参与讨论与点评,探讨热点话题。预祝本次会议圆满召开。

精准治疗体系下消化道肿瘤靶向治疗何去何从

首位讲者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李健教授在主题演讲中指出,肿瘤是一种基因病,在精准医学背景下,需要将治疗个体化,在正确的时间给予正确的患者正确的药物。随着对疾病认识的加深,消化道肿瘤的分子分型也在不断演变。消化道肿瘤部分常见的生物标志物,如HER2、NTRK、IDH1、FGFR2、BRAF和RAS等,将其作为靶点进行不同瘤种匹配的靶向药物治疗有助于患者获益,获得了临床研究的证据支持[1]。那么,精准时代下消化道肿瘤靶向治疗何去何从?传统靶向药物研发/临床研究无法覆盖低频突变和罕见肿瘤[2],创新临床研究设计(雨伞研究和篮子研究)覆盖罕见肿瘤和罕见突变[3],并在消化道肿瘤方面成效初显[4-5]。另外,当前和新兴的分子方法可助力实现精准医疗,通过二代测序(NGS)在临床测试中进行全面基因组分析的转变引人注目。考虑到肿瘤异质性与解决靶向药物耐药的问题,需要探索新药物[6],抗体偶联药物(ADC)应运而生,但也面临一些困境,拓宽治疗窗是ADC技术前进的目标[7-8],目前不同靶点的ADC药物尚在研发中。除了探索新药物外,靶向联合治疗亦是一种探索方向[6]

分会场1-结直肠癌专场

晚期结直肠癌最新进展盘点

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叶峰教授在报告中介绍了晚期结直肠癌(CRC)精准治疗现状,并系统梳理了靶向、免疫治疗晚期CRC的进展。在精准医学的浪潮中,CRC治疗已进入“分子诊断和治疗”时代。靶向药物治疗晚期CRC进展方面,FRESCO Hybrid真实世界研究表明,在中国mCRC患者的后线治疗中,呋喹替尼比其他TKIs的无进展生存期(PFS)显著更长,疾病进展风险下降33%[9]。DESTINY-CRC01研究提示,在标准治疗难治性HER2阳性mCRC患者中,DS-8201单药治疗显示出良好且持久的抗肿瘤活性[10]。Selinexor联合帕博利珠单抗治疗难治性晚期/转移性CRC患者可实现疾病控制,且RAS突变型较RAS野生型肿瘤患者的疾病稳定性更高[11]。I/II期研究提示,康奈非尼+西妥昔单抗+纳武利尤单抗治疗微卫星稳定型(MSS)、BRAF V600E突变型mCRC具有良好的抗肿瘤活性和耐受性[12]

免疫药物治疗晚期CRC进展上,帕博利珠单抗一线治疗MSI-H/dMMR mCRC患者的PFS较化疗具有统计学优效性[13],证实了帕博利珠单抗可作为此类患者的一线标准治疗。一项探索性亚组分析表明,CMS1和CMS3患者接受纳武利尤单抗+SOC治疗可观察到获益[14],但需要进一步研究以明确获益患者的特征。从GERCOR NIPICOL研究结果来看,纳武利尤单抗再治疗似乎为停止免疫治疗后出现晚期耐药的患者提供了额外的抗肿瘤活性[15]。LCCC1632研究显示,伊匹木单抗+纳武利尤单抗+帕尼单抗在KRAS/NRAS/BRAF野生型、MSS mCRC患者中具有良好的抗肿瘤活性,安全性与预期一致[16]

晚期结直肠癌三线治疗药物的方案优选

江苏省肿瘤医院朱梁军教授表示,中国CRC疾病负担重,大部分患者诊断时已处于晚期[17],多学科治疗可最大限度延长CRC患者生存时间[18],而抗血管生成药物贯穿晚期CRC治疗全程[19]。血管生成在肿瘤生长和转移中发挥重要作用,对于经血管转移为主的肿瘤,停用后可能引起肿瘤恶性进展,因此三线应持续使用抗血管生成药物[20]。呋喹替尼为高选择性的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可高效地抑制靶点VEGFR1/2/3[21],是晚期CRC标准三线抗血管生成治疗方案之一[19]。FRESCO研究证实,与安慰剂相比,呋喹替尼显著延长mOS和mPFS,接受呋喹替尼治疗患者的疾病控制率达62.2%,中位稳定持续时间长达5.5个月,且安全性良好,不良反应可控[22]。基于该研究,NMPA已批准呋喹替尼用于mCRC的三线治疗,并被纳入CSCO指南[19]。真实世界研究表明,呋喹替尼相较于其他TKIs用于三线治疗具有更好的PFS获益,且在各亚组的中位PFS延长与总人群结果基本一致[9]。此外,接受呋喹替尼治疗患者的经济负担小,每月医保前治疗费用不超过8000元[23]。故此,呋喹替尼具有疗效、安全性和经济等多方面优势,是晚期CRC三线治疗优选。

讨论环节由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陈治宇教授主持,北京友谊医院邓薇教授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骆卉妍教授作为讨论嘉宾,就呋喹替尼临床疗效和安全性表现、晚期肠癌探索方向、真实世界中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mCRC的合理排兵布阵等热点话题进行了深入探讨,发表了独到见解。

分会场2-肝胆胰专场

胰腺癌治疗的进展与展望

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曹丹教授在专题中介绍了胰腺癌治疗的现状与挑战,回顾2021年胰腺癌研究进展,并提出未来展望。目前胰腺癌仍是“癌中之王”,死亡率居高不下,患者生存状况不容乐观[24-25],诊治理念和技术的变革为胰腺肿瘤带来新的希望。回顾2021,以化疗为基础的联合治疗有望突破胰腺癌治疗的困境,新型药物(Adagasib、PARP抑制剂Olaparib)、治疗方法及检测手段层出不穷[26-27]。中国胰腺癌治疗的研究也在不断深入,多部胰腺癌诊疗指南及专家共识不断更新,相继发布。展望未来,随着分子生物学的进展,更多新的治疗靶点(AGR2蛋白)及生物标志物(CXCR4、TMB)有助于指导胰腺癌患者个体化治疗选择,推动胰腺癌治疗精准,EV蛋白可能有助于早期胰腺癌的筛查[28-30]

原发性肝癌诊疗指南(2022版)——系统抗肿瘤治疗更新解读

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张倜教授在专题中指出,系统抗肿瘤治疗是晚期肝癌的重要治疗方法,一线治疗研究的突破推动了诊疗指南的更新,目前一线抗肿瘤治疗推荐方案包括阿替利珠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信迪利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类似物、多纳非尼、仑伐替尼、索拉非尼或者含奥沙利铂的系统化疗[31],一线治疗进入免疫联合/新靶向时代。此外,多项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联合小分子抗血管生成药物一线治疗肝癌的研究正在开展中[31]

免疫单药/新靶向药物成为二线治疗新选择,目前在我国二线抗肿瘤治疗方案可以选择瑞戈非尼、阿帕替尼、卡瑞利珠单抗或替雷利珠单抗[31],帕博利珠单抗、纳武利尤单抗联合伊匹木单抗、卡博替尼二线治疗研究的突破,进一步丰富了药物选择。此外,也可根据病情需要应用中医中药,如淫羊藿素、槐耳颗粒等[31]。在抗肿瘤治疗的同时,抗病毒治疗应贯穿治疗全过程,同时酌情进行保肝利胆、支持对症治疗等[31]

讨论环节,在王风华教授主持下,北京大学第一医院马永簌教授成都上锦南府李永彬教授作为讨论嘉宾,分享了胰腺癌MDT诊疗经验和基于生物标志物指导下的精准治疗见解,并阐述了影响肝癌患者系统治疗依从性、方案选择的因素。

总结

大会主席李升平教授、章真教授王风华教授在总结致辞中表示,主会场和两大分会场学术内容丰富,启迪新思。相信随着分子检测技术的发展,消化道肿瘤的治疗将更趋近于精准化,最终改变治疗结局。新靶点、新疗法层出不穷,将现有可及药物用到极致,加强老药和新药之间的联合,探索不同联合治疗模式均为未来方向。感谢礼来搭建此学术交流平台,使与会讲者、讨论嘉宾有机会就多个议题进行充分研讨,会议圆满成功!

1652357780(1).jpg

*以上照片均已获得专家知情同意

PP-ON-CN-0997

参考文献

[1] ESMO Open. 2021 Apr; 6(2):100040.

[2] Frampton GM, et al. Nat Biotechnol. 2013 Nov;31(11):1023-31.

[3] Arteaga CL, et al. AACR Cancer Progress Report 2014. Clin Cancer Res 2014;20:S1-S112.

[4] Shen L, et al. 2018 ESMO. Abstract 154O.

[5] Lin J, et al. Theranostics. 2021 Mar 4;11(10):4585-4598.

[6] Front Cell Dev Biol. 03 January 2022.

[7] Cancer Res. 1990 Feb 1;50(3 Suppl):814s-819s

[8] Nat Rev Drug Discov. 2017 May,16(5):315-337.

[9] Jin Y, Li J, Shen L, et al. 2021 CSCO.

[10] Siena s, et al. Lancet Oncol. 2021 Jun;22(6):779-789.

[11] Talia Golan, et al. 2022 ASCO GI. Abstract 110.

[12] Xi Chen, et al. 2022 AScO Gl. Abstract 12.

[13] Andre T, et al. ASCO 2021.Abstract 3500.

[14] Lenz H J, et al.2022 ASCO GI. O8.

[15] Romain Cohen, et al. 2022 ASCO GI. P13.

[16] Lee MS, et al.2021 ASCO GI. Abstract 7.

[17] Xu R, et al. BMC Cancer. 2020 Feb 18;20(1):131.

[18] Lin WL, et al. Gastroenterol Nurs. 2018 Nov/Dec;41(6):491-496. 

[19] CSCO结肠癌诊疗指南(2021).

[20] Weis SM, Cheresh DA. Nat Cell Biol. 2013 Jul;15(7):721-3.

[21] Tyrosine kinases for cancer therapy. Cancer biology & therapy. 2014,15(12): 1635-1645.

[22] Li J,et al. JAMA. 2018 Jun 26;319(24):2486-2496.

[23] 2022年呋喹替尼零售价格.

[24] The Global Cancer Observatory - March, 2022.

[25] Siegel RL,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2021. CA Cancer J Clin. 2021 Jan;71(1):7-33.

[26] Ou SI,et al. J Clin Oncol. 2022 Feb 15:JCO2102752.

[27] https://ascopubs.org/doi/abs/10.1200/JCO.2021.39.3_suppl.378

[28] Zhang Z, et al. Gastroenterology. 2021;161(5):1601-1614.e23.

[29] https://ascopubs.org/doi/abs/10.1200/JCO.2021.39.15_suppl.4021

[30] Hinestrosa, J.P., Kurzrock, R., Lewis, J.M. et al. Early-stage multi-cancer detection using an extracellular vesicle protein-based blood test. Commun Med 2, 29 (2022).

[31]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中华消化外科杂志.2022;21(2):143-168.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Jelly
排版编辑:肿瘤资讯-张欣明

更多惊喜等你来>>
查看详情

所属专栏
评论
05月17日
陈海峰
绍兴第二医院 | 内科
感谢分享,受益良多
05月15日
李清琛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 化疗科
随着分子技术的发展,消化道肿瘤的治疗逐渐趋于精准治疗。
05月15日
李国君
冀中能源峰峰集团有限公司总医院 | 血液肿瘤科
消化道肿瘤前沿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