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会议报道】2021年多发性骨髓瘤高峰论坛及多发性骨髓瘤新进展学习班

06月01日
会议报道
来源:肿瘤资讯

随着多发性骨髓瘤发病率的日渐增加,进一步提高浆细胞疾病的诊断及治疗水平,提高多发性骨髓瘤微小残留病灶的检测能力尤为重要。2021年5月28日~5月29日,由中国医药教育协会血液学专业委员会主办,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和首都医科大学血液病学系承办的“2021年多发性骨髓瘤高峰论坛及多发性骨髓瘤新进展学习班“成功召开。在本次会议上,专家们围绕多发性骨髓瘤的最新前沿进展和规范化诊疗展开了热烈讨论,【肿瘤资讯】亲临会议现场,带来第一手会议资料。

在大会开幕式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陈文明教授进行了大会开场致辞。近年来,针对多发性骨髓瘤,大力推行骨髓瘤微小残留病灶(MRD)的检测应用,MRD的检测手段包括二代测序、二代流式、游离重/轻链的检测、影像学的检测,这亦是在第一天会议中重点讨论的内容;而在第二天的会议中,则重点聚焦于多发性骨髓瘤(MM)诊疗的临床实践问题。陈教授同时表达了希望各位专家学者在参与本次会议后有所思、有所获,从而更好的为MM患者服务。

图片1.png

陈文明教授

学术分享

5月28日会议——MRD检测技术

在“全身弥散核磁技术多发性骨髓瘤临床应用进展”的分享中,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杨旗教授指出,MRD影像组学研究前景广阔,通过高质量的信息输入和采用合适的算法模型,可以产出包括ROI勾画、MRD检测、预后评估在内的有临床意义的结果。

图片2.png

杨旗教授

随后,英国拜定赛集团潘甜甜博士在“新一代M蛋白检测技术在MRD检测上的应用”的分享指出,在Freelite和Hevylite上,通过指导进行MRD检测的适当时间点,可以作为MRD评估的准入测试。而质谱分析不仅可以指导NGF和NGS的检测时机,也可以和NGF-MRD检测技术互补,以便更好地评估MRD。

潘甜甜博士

在“基因重排二代测序技术检测多发性骨髓瘤MRD特点分析”的分享中,北京思尔成叶锋教授指出该种技术的特点和应用主要包括五个方面。首先是深刻揭示肿瘤的发生、发展和治疗转归和肿瘤早期诊断和筛查;其次是肿瘤分型,尤其是加入免疫组学改变,进而为免疫治疗的指向;

叶锋教授

最后为肿瘤细胞治疗的个性化设计服务。北京立方基业范晋波教授在“Euroflow二代流式-MM MRD标准化检测”的分享中指出,该技术除了可以提高实验方案设计的可靠性,并使得操作流程标准化,还可以快速鉴定样本中的所有有关细胞亚群的信息;并且该技术灵敏度高、价格合理。因此,Euroflow二代流式被中国MM诊断指南以及国际骨髓瘤工作组(IMWG)作为推荐方法之一。

图片5.png

范晋波教授

在5月18日的会议最后,还以“适合移植的MM患者,应该进行早移植还是晚移植”为主题进行辩论。青年才俊们结合自身所学,发表了令人称道的学术观点,赢得在场嘉宾好评。

图片6.png

大会辩论

5月29日会议——多发性骨髓瘤(MM)诊疗的临床实践问题

5.29的会议邀请了海内外的专家,共同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学术盛宴。在“蛋白酶体抑制剂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最新进展”的分享中,梅奥医学中心医学与科学学院Shaji Kumar教授指出对于MM,蛋白酶体抑制剂是一种有效的治疗策略,特别是在联合治疗中,其对于新诊断和复发的MM患者更具疗效。而且,在部分患者中,其还可以作为维持治疗的手段,同时,在治疗过程中应对其特异不良反应引起重视。

图片7.png

Shaji Kumar教授

在“The importance of continuous proteasome inhibition for multiple myeloma(持续蛋白酶体抑制对多发性骨髓瘤的重要性”的分享中,美国TriHealth肿瘤研究所Saulius Girnius教授指出,如今蛋白酶体抑制剂已经成为MM的基石性治疗手段,也成为美国癌症综合网络(NCCN)指南的MM推荐性治疗手段。虽然肿瘤的快速缓解并不一定能够使患者生存期延长,但是,蛋白酶体抑制剂的连续治疗可以改善患者预后。

图片8.png

Saulius Girnius教授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的刘爱军教授随后分享了“中国骨髓瘤真实世界研究的探索”,刘教授指出,在中国人群的MM真实世界研究中,NDMM和FRMM患者对以蛋白酶体抑制剂为基础的维持治疗敏感,而且肿瘤缓解状况良好;

图片9.png

刘爱军教授

在“CAR-T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进展”的分享中,加利福利亚大学Thomas Martin教授认为未来CAR-T细胞疗法的用途极广,其可以作为四联治疗后的一线治疗或取代干细胞移植疗法,也可能可以用于早晚期复发患者的治疗。

图片10.png

Thomas Martin教授

Dalhousie大学Darrell White教授在“小分子药物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最新进展”的分享中指出,复发/难治性MM患者可以通过抗CD38 MoAb和BCMA的双特异性抗体以及CAR-T获得高治疗反应率和治疗缓解深度,小分子药物治疗未来可期。

图片11.png

Darrell White教授

在“高危多发性骨髓瘤治疗进展”的分享中,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侯健教授认为,虽然目前新药层出不穷,但是未克服高危MM的负面影响;不过根据ALCYONE研究结果显示,以达雷妥尤单抗为基础的联合治疗方案中,MRD阴性率更高、持续时间更久。

图片12.png

侯健教授

在“多发性骨髓瘤自体移植进展”的分享中,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李娟教授指出,目前对于MM自体移植(ASCT)后的巩固治疗,一直争论不休;现有的共识强调,对于不伴有高危且ASCT后可以获得完全缓解(CR)或以上疗效的患者,可以不进行巩固治疗。

图片13.png

李娟教授

中国医学科学院血液病医院邱录贵教授在“巨球蛋白诊断及治疗进展”的分享中强调,对于巨球蛋白血症,应该明确的是大多数患者的治疗难以达到完全缓解,治疗有效的患者完成既定疗程(通常为6个疗程)或达到疾病平台期后即应结束治疗或进入维持治疗。

图片14.png

邱录贵教授

在“泊马度胺在RRMM的应用进展”的分享中,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蔡真教授介绍到,泊马度胺是第三代的IMiDS,其结构改进决定了效能提升;泊马度胺以CRBN蛋白为直接作用靶点,通过多重作用机制发挥抗MM作用,且与来那度胺无交叉耐药。

图片15.png

蔡真教授

在“复发或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治疗新格局”的分享中,青岛市市立医院钟玉萍教授指出,以卡非佐米为基础的方案为复发/难治MM患者带来高质量的缓解和长期生存获益,其剂量用法具备循证证据,且安全性可控。因此,权威指南一致推荐卡非佐米用于复发/难治MM的治疗。

图片16.png

钟玉萍教授

在“新药时代美法仑的地位”的分享中,陈文明教授指出,新药时代美法仑的地位依然存在,对于不适合移植、复发/难治的MM患者,美法仑依旧是基本药物,亦是干细胞移植的标准预处理药物。

图片17.png

陈文明教授

在“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首次复发MM患者全程治疗策略”的分享中,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血液病研究所路瑾教授指出,治愈MM的关键是杀死骨髓瘤细胞并激活免疫环境,恢复免疫平衡。路瑾教授还指出,在MM时代下,越早使用含达雷妥尤单抗方案能够有越多获益。

图片18.png

路瑾教授

在“MRD as tool to adapt the treatment in Myeloma”的分享中,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Maria Victoria Mateos教授指出,任意时间点评估MRD都具有预后价值,当患者达到MRD阴性状态时其临床结局更优。

图片19.png

Maria Victoria Mateos教授

在“MGRS”的分享中,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高文教授指出,对于单克隆球蛋白病(MGRS)的诊断,肾脏所沉积的轻链和重链必须是单克隆,而且肾脏沉积的MIg和循环中的MIg必须匹配;若骨髓中找到克隆性浆细胞或淋巴细胞,其轻链限制性必须与肾脏沉积及循环中的MIg相匹配。

图片20.png

高文教授

路瑾教授在“原发系统性淀粉样变性治疗进展”的分享中指出,对于新诊断的患者,可以划分为适合移植和不适合移植的患者;对于适合移植的患者,在Dara+BCD4疗程治疗后,完全缓解的患者应推迟ASCT,非完全缓解的患者进行ASCT巩固治疗;而不适合移植的患者,则应采取Dara+BCD、BMD、BCD、MD的治疗。

图片21.png

路瑾教授

在“初发多发性骨髓瘤治疗进展”的分享中,蔡真教授指出无论是否适合移植治疗,标危患者均可选择来那度胺维持治疗,采用硼替佐米维持可部分克服遗传学高危;高危患者维持治疗可推荐来那度胺+硼替佐米+地塞米松(RVd)治疗。且维持治疗目前建议以MRD作为临床终点。

图片22.png

蔡真教授

学习班的最后由北京协和医院李剑教授带来“POEMS”的分享,李剑教授介绍到,POESMS是一种少见的全身性浆细胞病,误诊率/漏诊率以及发病至诊断时间已经逐年缩短,自体移植的地位逐年下降,新药治疗可以获得非常好的疗效。

图片23.png

李剑教授

大会总结

在大会最后,陈文明教授进行了大会总结并指出在本次会议对MM的前沿进展和临床实践进行了深入的交流,目的是提高大家对于MM的诊疗水平,以便更好的惠及患者;并期待在下一次的会议中,与大家再次见面。


责任编辑:Ervin
排版编辑:Dawn


所属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