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JAMA Oncology】超高单剂量放疗(SDRT)可否作为中危前列腺癌患者超低分割立体定向放疗(SBRT)的替代治疗方案?

03月26日
放疗
编译: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近日,国际权威杂志JAMA Oncology上发表了一篇针对中危前列腺癌患者,使用超高单剂量放疗(SDRT)和超低分割立体定向放疗(SBRT)进行疗效和安全性对比的Ⅱ期随机单中心研究——PROSINT临床研究,结果显示中危前列腺癌患者使用SDRT可耐受,而且局部控制和生活质量与使用SBRT的患者相似。

研究背景

在低危和预后良好的中危前列腺癌的放射治疗计划的设计中,5f×7.25~8Gy的SBRT治疗为有效治疗。然而,对于局限期前列腺癌,在研究者既往的单剂量放射治疗(SDRT)研究中,放射剂量需要达到24Gy才能使患者的5年局部无复发生存率(RFS)最大化,这与之前的单剂量低于20Gy的放疗难以对原发性前列腺癌进行消融的观点一致。为了比较SDRT和SBRT对于中危前列腺癌患者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以明确SDRT是否可以作为超低分割SBRT的可替代治疗方案,研究者设计了Ⅱ期随机单中心的PROSINT临床研究。

研究设计

Ⅱ期随机PROSINT临床研究纳入的患者为2015年9月~2017年1月的中危前列腺癌患者,共30例。患者按1:1比例随机分入24Gy的SDRT组(试验组)和5×9Gy的超低分割SBRT组(对照组),不允许接受雄激素剥夺治疗(图1)。

研究的主要终点是毒性,次要研究终点是前列腺特异抗原(PSA)应答、PSA无复发生存(RFS)以及患者报道的生存质量[国际前列腺症状评分(IPSS)和扩展性前列腺癌复合指数26量表(EPIC-26)]。

图1.png

图1. 研究流程图

研究结果

患者基线情况见表1。SBRT组和SDRT组患者的中位(四分间距)年龄为66.3岁和73.6岁。

表1. 患者基线情况

表1.png

毒性可耐受

SBRT组和SDRT组的急性和晚期毒性反应出现的时间点和持续时间相似,累积的1级(HR=0.41;90%CI 0.13-1.27)和≥2级(HR=1.07;90%CI 0.21-5.57)的精算的晚期泌尿生殖系统(GU)毒性反应在两组间没有差异;精算的晚期1级胃肠道(GI)毒性反应具有可比性(HR=0.37;90%CI 0.07-1.94),无≥2级晚期GI毒性反应(图2)。对应用24Gy SDRT后发生≥2级毒性作用的潜在预测因子的分析表明,膀胱三角D5%≥19Gy和D50%≥9Gy似乎与风险增加相关。

图2.png

图2. 两组间的毒性反应结果

相似的PSA降低水平

在研究进行到第36个月时,两组PSA水平均降至0.5ng/mL以下。SBRT组和SDRT组的3年中位PSA分别为0.3ng/mL和0.4ng/mL。SBRT组的2例患者在中位26.6个月PSA复发,SDRT组的3例患者在中位27.3个月PSA复发,两组48个月的精算RFS分别为85.7% vs 77.1%(HR=0.69;90%CI 0.16-3.03)。在预后良好的中危前列腺癌患者中,没有发生PSA复发,而在预后不良的中危前列腺癌患者中,SBRT组和SDRT组的精算4年无PSA复发生存率分别是75.0%和64.0%(HR=0.76;90%CI 0.17-3.31,图3)。两组间的良性PSA升高在发生率、发生和持续时间,以及升高幅度方面相似。

图3.png

图3. 两组间的PSA反应情况

患者报告结局GU和GI中位总评分相近

两组GU和GI的EPIC-26中位总评分在治疗开始后第1个月显著下降,在治疗第3个月后恢复到治疗前水平。在治疗第9~18个月时,接受SDRT治疗的20%的患者出现IPSS的暂时性晚期尿路扩张症状(图4)。

图4.png

图4. 两组间EPIC-26患者报告结局

结论和讨论

本研究为概念验证、平行组设计的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证实了24Gy的SDRT治疗器官局限性前列腺癌的可行性和安全性。在之前的研究中已经对5×9Gy SBRT进行前列腺癌治疗的固定技术和高精度技术予以了肯定。现有的研究结果表明,24Gy SDRT和5×9Gy SBRT在每一个肿瘤治疗毒性和PSA研究终点上均一一匹配。与本随机对照研究所不同的其他Ⅰ/Ⅱ期非随机临床对照研究(NCT03294889和NCT04004312)正在验证SDRT治疗局限期前列腺癌的疗效和安全性。

现有的研究数据还表明,SDRT不仅对前列腺癌组织具备消融作用,作为一种先进的技术手段,还对正常组织具备一定作用,可以诱发放射相关的腺体萎缩,在治疗第24个月时,导致35%的中等体积的腺体萎缩,同时伴随PSA水平降低至0.5ng/mL,在治疗第3年时,PSA水平更低。这种腺体消融的效果类似于虚拟的前列腺切除术,而且,整个放射治疗的剂量在单一、短期、无创的环境下释放。不仅如此,由于SDRT是单剂量照射,可以实现当天计划、当天治疗,使患者减少了就诊次数,节约了治疗成本。 

总之,24Gy SDRT治疗为器官局限性前列腺癌患者提供了可行和安全的治疗选择,为了进一步探索该疗法,以进一步明确SDRT治疗器官局限性原发性前列腺癌的疗效、安全性和适应证,一项计划纳入200例患者的Ⅱ期单臂研究正在进行中(NCT04035642)。


参考文献

Carlo Greco, Oriol Pares, Nuno Pimentel, et al. Safety and Efficacy of Virtual Prostatectomy With Single-Dose Radiotherapy in Patients With Intermediate-Risk Prostate Cancer Results From the PROSINT Phase 2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JAMA Oncol. doi:10.1001/jamaoncol.2021.0039 Published online March 11, 2021.

责任编辑:MJ
排版编辑:MJ

所属专栏
相关阅读
评论
04月08日
曹大平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 心血管内科
长知识了,学习了。
04月06日
蒋文文
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 其他
学习了,谢谢分享。
04月06日
张新峰
河南省肿瘤医院 | 其他
学习了,学习了,谢谢分享谢谢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