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看AZD9291与rociletinib(CO-1686)背后故事

2016年05月10日
行业信息

作者:禾木 

来源:医药魔方数据


Clovis Oncology公司5月5日发布了2016Q1季报,称最晚会在6月28日收到FDA针对rociletinib (CO-1686)的完全回复信(CRL),但公司已撤回rociletinib在欧盟的上市申请,并已终止rociletinib所有临床研究的患者招募工作(包括关键TIGER-3研究)。为此,Clovis Oncology还将在2016年底之前裁员35%。

rociletinib 原本是与阿斯利康Tagrisso(omisertinib,AZD9291)对标的靶向EGFR T790M突变的重磅在研新药,二者最初的开发进度和报道宣传的疗效数据非常相近。但是FDA在2015年11月13日加速批准AZD9291的同时却质疑CO-1686的疗效数据造假(属于未确证的ORR数据),让其补充更多疗效数据后再提交审批。Clovis的股价闻声从11月13日收盘的99.43美元直接跌至次日收盘的30.24美元,跌幅接近70%。

Clovis随后补充了数据(ORR从60%变为30%)并向FDA提交了加速批准上市的申请。但FDA咨询委员会4月13日再次以12:1的投票结果否决了rociletinib 的上市申请。高剂量下疗效不佳和高血糖、QT间期延长等副作用都是FDA咨询委员会拒绝批准rociletinib的原因。此外AZD9291的上市已经极大缓解了这类患者的临床需求,FDA专家自然会谨慎对待rociletinib 这样一个有数据造假前科的药物。

FDA要求Clovis必须完成关键TIGER-3研究之后方可再次提交rociletinib 上市申请,上市时间恐怕要延迟到2019年。因此Clovis决定放弃rociletinib的研发并不让人意外。原本不相上下的两个药物,AZD9291已经上市大卖,CO-1686却遭裁员终止研发,命运差异让人唏嘘不已。截至5月6日收盘,Clovis的股价更是只剩13.11美元,市值只剩4.6亿美元。

著名的Feuerstein-Ratain法则提示——市值低于3亿美元的公司无法成功开发肿瘤新药。Clovis目前正处于这样一个危险的边缘。

Clovis Oncology公司CEO PatrickMahaffy表示:“EGFR耐药的肺癌患者确实需求更多的治疗选择,我们对rociletinib的最终结局很失望。但我们的研发重心已经转移到rucaparib(PARP抑制剂)上来了,必须为它在美国的上市做准备,确保我们的现金能支撑到2018年。”

Clovis 计划在今年第2季度完成rucaparib治疗卵巢癌的滚动新药申请。Clovis账上目前还有4.455亿美元现金,预计到2016年底还有2.2亿~2.35亿美元的余额。Clovis在美国的销售队伍不在裁员计划之中,因为Clovis Oncology需要为rucaparib在美国的上市做准备。

Rucaparib是一种口服的PARP1/2/3抑制剂,主要开发用于治疗卵巢癌,特别是针对携带BRCA突变以及其他存在DNA修复缺陷突变的卵巢癌患者,比如存在DNA杂合性丢失(LOH)的卵巢癌患者,已在2015年4月6日被FDA授予治疗卵巢癌的突破性药物资格。Clovis还将开发Rucaparib治疗前列腺癌、乳腺癌和胃食管癌的适应症。

巧合的是,阿斯利康的Lynparza(奥拉帕尼)正是全球首个上市的PARP抑制剂,用于单药治疗既往接受过三线以上化疗的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再压Clovis 一头。Lynparza在2015年的销售收入为0.94亿美元,2016Q1销售为0.44亿美元。

阿斯利康则成为Clovis 终止rociletinib开发后最大的获益者,因为诺华等其他公司开发的靶向T790M的药物都还处于II期阶段。占尽先发优势的Tagrisso不仅在2016Q1实现5100万美元的销售收入(高于分析师4000万美元的预期),预计市场明朗之后销售额还将继续飙升(最新数据 | 阿斯利康重磅肺癌新药Tagriss「无进展生存期」长达19.3个月)。

责任编辑:Dr.q


更多惊喜等你来>>
查看详情

相关阅读
评论
2016年06月15日
郭大夫
厦门市妇幼保健院 | 医学影像科
标题很新
2016年05月13日
张玉贺
临泉县人民医院 | 肿瘤内科
阿斯利康真赚大发了。
2016年05月12日
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 内科
很吸引人的标题,学习了 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