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郑向前教授&陈立波教授:重磅出击!继甲状腺髓样癌后,安罗替尼或将斩获碘难治分化型甲状腺癌中国标准治疗

10月01日
专家访谈
整理: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随着甲状腺癌分子生物学研究的蓬勃发展,许多有效的药物分子靶标被相继发现,诞生了一系列的靶向药物。而深耕甲状腺癌治疗领域10余年的VEGFR多靶点激酶抑制剂安罗替尼因其优异的疗效不仅有望在今年获批甲状腺髓样癌适应证,同时在本次CSCO/ESMO大会上公布了用于碘难治分化型甲状腺癌的最新数据,其惊艳众人。【肿瘤资讯】特别邀请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郑向前教授、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陈立波教授就甲状腺癌的诊疗进展进行分享。


屏幕快照 2020-09-30 下午5.26.17.png                
郑向前 教授            

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甲状腺颈部肿瘤科科主任

主任医师  硕士生导师

中国抗癌协会甲状腺癌专业委员会常委兼秘书长

中国抗癌协会头颈肿瘤专业委员会常委兼秘书长

中国抗癌协会青年理事会常务理事

中华医学会肿瘤分会青年委员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常务理事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头颈肿瘤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亚太甲状腺学会(AOTA)委员

屏幕快照 2020-09-30 下午5.16.27.png                
陈立波 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核医学研究室副主任

留德博士,主任医师,教授,博导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甲状腺癌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甲状腺疾病专委会核医学学组副组长

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甲状腺肿瘤专委会委员

上海市抗癌协会甲状腺肿瘤专委会委员

上海市核学会临床核医学专委会委员

上海市医学会核医学分会治疗学组副组长

临床主要从事甲状腺疾病诊治和核医学影像诊断。曾获上海“医学科技奖”、日本核医学会“亚洲青年研究者奖”、世界核医学与生物学联盟“杰出贡献奖”等奖项

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科研课题7项,研究方向为甲状腺疾病靶向治疗和肿瘤分子影像。第一或通讯作者在《Thyroid》、《JNM》、《JCEM》、《ERC》、《MTO》、《Oncologist》等专业期刊发表SCI论文30余篇。已培养硕、博士研究生8名

郑向前教授:晚期甲状腺癌的治疗进展        

甲状腺癌常见治疗手段及面临的挑战

郑向前教授:甲状腺癌的治疗手段因病理类型不同而异。根据不同的病理类型,甲状腺癌主要分为甲状腺乳头状癌、甲状腺滤泡状癌、甲状腺髓样癌及甲状腺未分化癌等四大类。甲状腺乳头状癌与滤泡状癌合称为分化型甲状腺癌,占所有甲状腺癌的90%以上,是甲状腺癌的治疗主体。未分化甲状腺癌所占比例相对较低,约为1%;而甲状腺髓样癌约为5%。

分化型甲状腺癌以手术治疗为主,辅以碘-131治疗和/或内分泌抑制治疗(TSH抑制治疗)。约90%的分化型甲状腺癌都可通过手术进行治疗,对于局部晚期或术后复发患者,手术无法切除时,可进行靶向治疗,因为分化型甲状腺癌对放疗、化疗均不敏感。

未分化甲状腺癌恶性程度最高,发现时大多已为四期,无法进行手术,其半年生存率不到50%。其以内科治疗或放疗为主,但效果较差。

甲状腺髓样癌是一种较为特殊的甲状腺癌,起源于甲状腺滤泡旁细胞,约1/4具有家族遗传性。甲状腺髓样癌的治疗方法相对单一,以手术治疗为主。其对碘-131、内分泌治疗及放化疗都不敏感,因而一旦失去手术机会则治疗方法相对有限,靶向治疗可能是治疗晚期甲状腺髓样癌的一种有效方法。

一枝独秀,安罗替尼有望成为中国第一个甲状腺髓样癌靶向药物

郑向前教授:国际上有两种针对晚期甲状腺髓样癌的靶向药物,即卡博替尼(cabozantinib)和凡德他尼(vandetanib),但这两种药物尚未在中国上市,因而目前在国内还没有一个治疗甲状腺髓样癌的一线药物。安罗替尼通过近十几年的研发,有望在今年获批甲状腺髓样癌适应证,换言之,安罗替尼有望成为中国第一个用于甲状腺髓样癌的靶向药物。不论是前期的Ⅰ期药物爬坡试验还是Ⅱ期的临床试验,安罗替尼均显示出优异的疗效。由我院牵头的Ⅱb期临床试验,在全国15个研究中心入组了91例患者。研究结果显示,安罗替尼可使甲状腺髓样癌的无进展生存期(PFS)从11.07个月延长至20.67个月,延长了9个多月的PFS,其疗效丝毫不弱于于卡博替尼和凡德他尼。在安全性上,3度以上不良反应只有27.43%,较安慰剂组无统计学差异,因而具有良好的安全性。我相信安罗替尼将为我国甲状腺癌髓样癌晚期患者带来巨大的希望。

傲视群雄,PFS达到40.54个月

郑向前教授:由我院牵头的安罗替尼治疗甲状腺髓样癌的两项研究数据已经在国内外进行了公布,相关文章也正在撰写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甲状腺癌治疗主体的分化型甲状腺癌,我院也进行了一项Ⅱb期临床试验,入组近20家单位100例的患者。目前研究数据还未公布,但就前期统计结果可以看出,安罗替尼的疗效非常好。安罗替尼能够将PFS从8.38个月延长到40.54个月,不论是在国际,还是国内的所有靶向药物中,其治疗效果均是最好的,且其毒副作用相对较低。安罗替尼治疗组的客观缓解率(ORR)即患者达到CR或PR的比例达到59.21%,显示出优异的疗效。因而我认为对于晚期进展或转移的甲状腺髓样癌和分化型甲状腺癌患者,安罗替尼无疑是一个新的希望,拥有良好的应用前景。

陈立波教授:分化型甲状腺癌的治疗进展        

分化型甲状腺癌的治疗方式及面临的挑战

陈立波教授:无论是占据分化型甲状腺癌(DTC)近9成的甲状腺乳头状癌,还是约占1成的甲状腺滤泡状癌和Hǔrthle细胞癌,倘若处于疾病早期,绝大多数可通过甲状腺切除术、碘-131消融、促甲状腺激素抑制治疗获得良好的预后,其无疾病生存率可达到80%。由于绝大多数分化型甲状腺癌的细胞性情较为温和,生长缓慢,即便出现局部复发和远处转移,细胞膜表面依然保留了钠/碘转运体的表达和活性,甚至还保留了较为完善的甲状腺激素合成系统,因而碘-131仍然能够为肿瘤所摄取,并可在肿瘤中滞留一定时间,从而使肿瘤获得一定剂量的辐射而死亡。这在理论和实践上奠定了碘-131在绝大多数中高危DTC患者术后治疗中的坚实基础和重要地位。目前学术界一直认为,除了无腺外侵犯、无淋巴结和远处转移,也不是病理亚型的微小甲状腺乳头状癌外,DTC术后患者通常应考虑碘-131处置。

值得注意的是,有一部分分化型甲状腺癌表现为碘-131抵抗,即碘-131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此类型患者即便使用了足量的促甲状腺素进行充分抑制,病情依然出现进展,预后相对较差,5年和10年生存率分别不到50%和20%。事实上,碘-131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已经成为限制甲状腺癌生存率进一步提升的主要瓶颈,和甲状腺髓样癌、甲状腺未分化癌一样成为甲状腺肿瘤诊疗领域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临床挑战和研究热点。

靶向药物异军突起,前景可期

陈立波教授:在DTC诊疗中具有诊治一体化美誉的碘-131堪称分子靶向药物治疗领域的一个成功典范,但在晚期或分化程度比较差的DTC患者,仍缺乏有效治疗手段。幸运的是近10多年来,随着甲状腺分子生物学研究的蓬勃发展,很多有用的分子靶标被相继发现,并开发出了一系列的分子靶向药物。在过去10多年里,国际多中心安慰剂对照临床试验数据已经陆续发布,一些分子靶向药物在疗效和安全性上显示出良好的临床应用前景。当然,未来还将有更多的激酶抑制剂等分子靶向药物,乃至免疫治疗等新型分子靶向治疗技术应用于甲状腺治疗领域,特别是在碘-131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治疗领域将进行探索和研究。非常希望该研究领域能够早日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包括在总生存获益上取得更多突破。也期待相关研究设置更高级别的对照,从而在方法和结果上保证取得更大的进步,更好地造福于患者。

疗效优异,安罗替尼有望成为治疗新选择

陈立波教授:近期,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药物安罗替尼将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年会、欧洲肿瘤内科协会(ESMO)年会等重要会议和学术平台上公布其取得的临床试验结果。从数据来看,主要针对VEGFR的多靶点激酶抑制剂安罗替尼在国内分化型甲状腺癌患者中进行的大样本、Ⅱ期随机对照临床研究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开创性意义。该研究已经达到预期研究终点,即安罗替尼可有效实现肿瘤缩小,并且延长患者的PFS。在客观缓解率上,安慰剂对照组为0,而安罗替尼治疗组达到了59.21%。在疾病控制率上,安罗替尼组达到97.37%。因而,不论是在客观缓解率还是疾病控制率上,两组均存在显著差异。在生存获益上,安罗替尼治疗组的PFS为40个月,而安慰剂组只有8个月,具有统计学意义。而安全性方面与之前报道的同类药物比较类似,治疗相关不良反应主要有高血压、手足综合征、蛋白尿、高脂血症等。在安罗替尼治疗组中只有34%的患者需要进行剂量调整,显示出良好的治疗耐受性。相信在碘-131难治性分化型甲状腺癌治疗领域,安罗替尼有望成为新的选择。



99%的头颈部肿瘤医生都已经加入良医汇交流群……
查看详情

评论
10月11日
李国君
冀中能源峰峰集团有限公司总医院 | 血液肿瘤科
谢谢老师的分享
10月09日
吴晓文
潮阳区大峰医院 | 肿瘤内科
学习
10月09日
刘银凤
吉安市青原区人民医院 | 肿瘤内科
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