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肝问路在何方-秦叔逵教授点评第一版《CSCO肝癌诊疗指南》问世

08月04日
肝胆肿瘤
整理:曹守波
来源:肿瘤资讯

第一版《CSCO肝癌诊疗指南》的问世,使得肝癌的治疗逐渐变得精准化和易于全程化管理。该指南的制定既考虑到我国的基本国情,又不乏灵活性和时效性。【肿瘤资讯】有幸邀请到秦叔逵教授就第一版《CSCO肝癌诊疗指南》制定的背景特色、制定过程中的深刻体会以及未来推广计划作一专访。

               
秦叔逵
教授

解放军八一医院肿瘤内科
担任国际肿瘤免疫学会(SITC)理事
亚洲临床肿瘤学会(ACOS)常务理事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副理事长
北京CSCO基金会理事长
国家卫生计生委肿瘤规范化诊治专家委员会员
肝癌、胃肠间质瘤和癌痛专家组组长

本次大会上发布了《CSCO肝癌诊疗指南》,请您介绍一下其背景和特色?

秦叔逵教授:首先,对支持和参与本届CSCO学术活动特别是中国临床肿瘤学会肝胆胰肿瘤大会的各位媒体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正是在各位媒体朋友的帮助下,才会使得学术精神能够得到更为广泛的传播。

最近三年以来,晚期肝细胞癌的治疗,特别是药物治疗方面发展迅速。举例来讲,2007年之前晚期肝癌面临无药可治的局面,而索拉非尼在2007年上市后,成功开启了分子靶向治疗的大门。到2012、2013年含奥沙利铂化疗方案同样也在肝癌中取得了成功,中国也将其列为治疗指南。因此,晚期肝癌一线治疗药物主要有两种,一是索拉非尼,另外一个是含奥沙利铂的化疗方案。直到2015年晚期肝癌的治疗方式才开始有所改变,首先是在二线治疗当中瑞戈非尼在索拉非尼失败进展的患者取得了生存获益,紧接着仑伐替尼在一线治疗与索拉非尼头对头试验当中达到了预期结果,在客观有效率、疾病进展时间和无病生存、无进展生存方面都与对照组索拉非尼相比有了提高。此外,卡博替尼、雷莫芦单抗、PD-1单抗的研究也同样在晚期肝癌取得了成功。晚期肝细胞癌的治疗在化疗、靶向治疗、免疫治疗方面都有了巨大的进步,也引起了国内外高度的重视,有关的研究也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这些进步都被写进了本次CSCO指南当中,国家卫生部以及现在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2011年和2017年颁布了两版中国肝癌诊疗规范,该诊疗规范考虑到我国的基本国情,对一些大的原则做了很好的把握,同时也兼顾到我国经济卫生发展不平衡,并且对肝癌的诊断治疗做了基本要求。本次大会发布的《CSCO肝癌诊疗指南》是对国家规范的补充和细化,一般情况下是要求一年最多两年要对指南进行更新,所以它相对比较灵活和具有时效性。

第二,《CSCO肝癌诊疗指南》内容新颖,将很多最新和先进研究内容吸收进来。

第三,内容比较详细。对于具体每个治疗手段、每个治疗药物以及它的适应证、禁忌症、注意事项都会很细化。随着对肝癌治疗的不断进步,全程管理和全方位干涉逐渐成为我们追求的目标之一。所谓全方位干涉,就是在治疗肝癌的同时,对包括肝炎、肝硬化、肝功能障碍以及其他并发症在内的基础肝病进行治疗。很多肝癌患者存在营养问题,肝脏是人体的化工厂,许多营养物质都要通过肝脏来代谢转化的,肝脏一旦出问题后,营养支持治疗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

最后一个体现在肿瘤的治疗层面,从外科手术到局部治疗、介入、射频消融等等,一直到晚期的药物治疗,均需要多学科的合作以及全程管理。从预防着手,一直到晚期病人的临终关怀,这些都体现在本次指南当中。为了便于使用,《CSCO肝癌诊疗指南》同时更新了电子版和纸质版。此外,本指南的制定接受了国际上最新的一些建议,采取以图表为主,文字为辅的方式,既简明扼要,又突出重点,便于临床医生掌握。《CSCO肝癌诊疗指南》是在CSCO中国临床理事会的领导下,由CSCO肝癌专家委员会以及专家委员会之外的许多专家共同编撰完成的,李进教授在编撰过程中给了很多的指导和帮助,该指南的成功问世是一个集体智慧的结晶。

此外,还有两点需要注意:第一,本次《CSCO肝癌诊疗指南》,相比肺癌、乳腺癌指南稍迟一些,并且有可能会存在一些问题,希望大家在推广或者应用的过程中提出积极的建议,来不断的更新、修改。第二,指南只是一个在循证医学的基础上凝聚专家共识的一个指导性参考书,不能生搬硬套。在应用过程中强调个体化,需要根据病人的具体情况随时去调整,在体现原则性的同时,也不乏灵活性。

在本次指南的筹备和撰写过程中,您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地方和心得体会?

秦叔逵教授:收获和体会刚才已经提到过,CSCO指南已经做了很多,但是《CSCO肝癌诊疗指南》是第一次做,在编撰过程中需要借鉴国内外的一些专家共识、指南和规范,全面的了解肝癌的诊断治疗和研究动态以及经验和教训。举例来讲,最近几年,靶向治疗在肝癌的研究中不乏有失败的案例,这中间的教训要吸取。第二,通过专家的互相讨论,使有些问题非常清晰。特别是多学科的参与,肝癌从诊断、治疗到研究,内科、外科、病理科、影像科、介入科等都会参与其中,这些专家在一起思想碰撞产生火花,以对病人的利益以及学术性作为最大的衡量标准,完成了预定的计划。《CSCO肝癌诊疗指南》凝聚了专家们的心血,也促进了学术的交流与学习,希望指南公布以后,全国各地的专家同道甚至病人和家属,提出各自的意见,使这个指南越来越好,也为建设健康中国做更多的贡献。

未来CSCO在对这份指南的推广上有怎样的计划?

秦叔逵教授:首先,制定指南是凝聚共识的过程,全国将近80位专家来自不同的地区、医院和专业,他们可以作为星星之火向全国去燎原,而且很多都是学科带头人,一些大的中心比如上海中山医院、上海东方肝胆医院,作为全球著名的肝脏肿瘤专科医院,他们的参与本身也是一个推广的过程。

第二,指南同时采用电子版和纸质版,电子版便于传播,纸质版便于携带。制定指南不是目的,制定以后学术推广、宣传很重要,我们将会从CSCO大会、CSCO组织的大会以及学习班进行推广和选择。

第三,各位媒体朋友在CSCO举办过程中给与了很多支持和帮助,今天的访谈也是一样,在给与我们很多帮助的同时,也从不同的角度宣传了指南。大多数医生都是战斗在临床一线,在学术推广和媒体利用方面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单位和媒体的参与,对指南的推广至关重要,因此也特别希望能够得到媒体的协作。另外,也希望媒体朋友在积极推广指南的同时,要注重学术性,并把握好基本原则。今年8月份是第一版《CSCO肝癌诊疗指南》问世的时间,万事开头难,希望第二版指南会在明年8月份或者稍微早一点做出来,这也是未来努力的方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