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2018 EHA现场速递】马军教授敲黑板!成人急性髓系白血病研究精彩连连!

06月19日
专家访谈
整理: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2018年6月14日-17日,第23届EHA会议于瑞典-斯德哥尔摩隆重召开,血液领域的重磅研究悉数亮相。其中,急性髓系白血病领域进展迅速,FLT3抑制剂、IDH1/2抑制剂、BCL-2抑制剂等新药显著改善患者预后,包括CAR-T细胞治疗、免疫检查点PD-1抑制剂、基因治疗和免疫疫苗在内的免疫治疗也有众多进展。【肿瘤资讯】特邀哈尔滨血液病研究所所长马军教授对急性髓系白血病领域的进展进行现场盘点,详情如下。

               
马军
教授

哈尔滨血液病肿瘤研究所所长
中国临床肿瘤协会副理事长

中国医师学会血液肿瘤副会长

中国抗白血病联盟主席

亚洲临床肿瘤副主席

在国内外杂志发表论文280篇,编写和参与编写血液病和肿瘤治疗专注12本,获国家、省、市科技奖20余项

成人急性髓系白血病的新药研究进展

在成人急性髓系白血病(AML)领域,在原始的“3+7方案”(即DA方案,具体为蒽环/蒽醌类药物,第1-3天使用+阿糖胞苷,第1-7天使用)诱导缓解治疗、巩固治疗和维持治疗的基础上,目前已有几个重要的新药在美国获批上市用于治疗AML。

FLT3抑制剂

FLT3抑制剂治疗AML的研究已有十几年之久,直到2017年4月份美国FDA批准第一个FLT3抑制剂Midostaurin(米哚妥林)联合传统化疗用于治疗伴有FLT3 ITD突变阳性的初治AML。此次EHA会议上,在欧洲学者报道的400多例患者和美国学者报道的700多例AML患者中,米哚妥林单药治疗AML的完全缓解(CR)率可达26%~32%;米哚妥林联合阿糖胞苷或表观遗传学调控药物如阿扎胞苷或地西他滨可显著提高疗效。最新研究报道,米哚妥林联合PD-1抑制剂治疗AML的疗效显著。 

IDH2抑制剂

Enasidenib为美国FDA批准的第一个IDH2抑制剂。虽然此次会议上报道的Enasidenib单药治疗AML的有效率仅18%~35%,但也为伴IDH2突变的AML患者提供了一种新的治疗选择。另外,IDH2抑制剂联合阿糖胞苷或其他化疗药物,或联合免疫治疗,可使患者OS达68%。

BCL-2抑制剂Venetoclax

既往研究显示,Venetoclax(ABT-199)在治疗某些类型的淋巴瘤如复发/难治性(R/R)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DLBCL)和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小B细胞淋巴瘤(CLL/SLL)中疗效显著,美国FDA已通过快速通道批注其用于治疗CLL/SLL患者。美国的一项纳入107例R/R AML患者的研究中,Venetoclax单药治疗的部分缓解(PR)+CR率可达32%,目前在美国FDA已批准开展由研究者发起的临床研究,主要纳入包括异基因造血干细胞移植(Allo-HSCT)后R/R AML患者,评估其疗效。在意大利、德国和法国联合开展的一项BCL-2抑制剂Venetoclax治疗R/R老年AML的临床试验中,总体反应率(ORR)高达62%。目前国内正在开展Venetoclax治疗年轻R/R AML患者的临床试验症,在已完成治疗的6例患者中,4例患者获得CR。Venetoclax对Allo-HSCT后复发的患者也有很好疗效。 

Venetoclax联合小剂量阿糖胞苷或联合阿扎胞苷、地西他滨治疗R/R AML,CR率可达71%(24/34)。同时3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其对老年AML也有较好疗效。对年轻AML初治病人的3期临床试验中,此方案也有望提高治愈率。

其他药物

Guadecitabine (SGI-110)是一种新型的去甲基化药物(HMAs)为地西他滨和脱氧鸟苷缩合的去甲基化二核苷酸,治疗103例R/R AML患者,23例达到CR,中位生存期为8个月;对于不耐受化疗的初治AML,51例患者中57%的达CR和CPp。抗CD33单抗也被批准用于治疗AML。另外,SL-401(抗CD123)也被用于治疗AML和髓系肉瘤。

老年急性髓系白血病患者的治疗选择

对于年龄超过65岁的老年患者,美国FDA批准复合物脂质体柔红霉素和Ara-C进行治疗,突破了原始的“3+7方案”(即DA方案,具体为蒽环/蒽醌类药物,第1-3天使用+阿糖胞苷,第1-7天使用)。相对于传统的柔红霉素联合Ara-C的治疗方案,其优势在于更好地靶向白血病细胞,提高疗效,降低心脏毒性,尤其适用于不能耐受强烈化疗的老年AML患者。目前正在进行其用于一线治疗治疗老年AML的临床试验。此次EHA会议上,美国华盛顿大学的研究者报道,107例接受此药物治疗的R/R性老年AML患者获得较高的反应率,但目前仍需延长随访时间,进一步肯定其临床价值,3年和5年的随访结果值得期待。 

急性髓系白血病检测领域的进展

来自斯坦福大学和梅奥诊所的研究显示,应用二代测序和数字PCR技术可检测AML白血病细胞特异的分子“marker”,用于提示疾病复发,便于早期进行干预。有研究应用二代测序和数字PCR技术分析“白血病前期”相关的基因突变和AML发生的关系。美国的一项研究对1755个人开展基因全序列,结果发现数个基因突变和AML的发生存在关系。由于此研究目前病例数较少,得出确切的研究结论为时尚早,但其研究结果值得期待,最重要的是这代表了未来AML检测领域的发展方向。

成人急性髓系白血病的免疫治疗进展

另外,今年比较令人振奋的消息是免疫治疗在成人AML领域取得很多进展。过去认为免疫治疗主要分为两类,一是免疫检查点阻断剂PD-1和PDL-1治疗,一是CAR-T细胞治疗。今年EHA会议上,另外增加了基因治疗和免疫疫苗。目前已有研究表明,对于儿童R/R ALL,基因疫苗联合CAR-T细胞可改善Allo-HSCT后复发患者的长期无病生存期。

在AML领域,在原始的“3+7方案”诱导缓解治疗、巩固治疗和维持治疗的基础上,出现很多新药。另外化疗联合PD-1/PD-L1抑制剂治疗,R/R AML缓解率显著提高。另外CAR-T细胞治疗AML领域也有很多进展,通过CD19结合另外的单克隆抗体,使用双表达的单克隆抗体可治疗AML,日本学者提出结合IL-7,可动员树突状细胞细胞杀伤肿瘤细胞,白血病细胞。因此目前CAR-T细胞已不局限于ALL,对AML的CR率可高达38%。今年EHA会议上,斯坦福大学、华盛顿大学和梅奥诊所分别做了关于CAR-T细胞治疗AML的报道,我国王建祥教授在这方面的研究成果也以壁报形式展示。总体而言,今年AML领域进展很多,包括很多新的治疗方法和理念,我们应借鉴国外的发展经验,加快我们AML领域的研究。

我国急性髓系白血病领域的治疗现状和未来发展方向

正如前文所述,目前在国际上AML治疗领域有很多已上市和研究中新药以及不同种类的免疫治疗,R/R AML及部分初治AML的疗效得到显著改善。目前,国内AML的治疗仍存在很多空白与不足,如新药暂时缺乏(如脂质体柔红霉素和阿糖胞苷复合制剂、脂质体高三尖杉酯碱、FLT3抑制剂、IDH1/2抑制剂),尚未批准用于治疗AML患者的PD-1抑制剂;我国针对AML的CAR-T技术相对不成熟。基于此,中国应加大自主研发力度,促使更多新药可以更快地进入中国市场,使国内AML患者有更多的治疗选择。 

就AML的发展方向而言,主要是新药的发展,并且免疫治疗不容忽视。AML与淋巴瘤骨髓瘤一样,新药倍出,包括对高危亚型也研发出靶向治疗。今年是“AML年”,未来的治疗方式以低毒化、治愈率高为目标。 


所属专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