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易相传·泰致远”—记阿斯利康肺癌领袖峰会全体大会

04月16日
肺癌
编译:肿瘤资讯编辑部
来源:肿瘤资讯

14日上午“易相传·泰致远—ALL STARS(Astrazeneca Lung cancer Leader STAR Summit)阿斯利康肺癌领袖峰会”的全体大会上,邀请到肺癌领域大咖吴一龙教授、陆舜教授、程颖教授、马胜林教授组成大会主席团,分为“强效精准 泰享新生”、“诊疗一体 创领未来”和“关爱患者 治愈希望”三个专题展开精彩讨论。

未命名_meitu_0.png

讲者集锦(由左向右,由上而下):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卢铀教授;Respiratory Oncology Unit  Dept. Pulmonology  Univ. Hospital  Johan  Vansteenkiste;浙江省肿瘤医院胸部肿瘤内科范云教授 ;辽宁省肿瘤医院刘宏旭教授;上海胸科医院陆舜教授;癌症康复俱乐部会长袁正平先生

主题一:强效精准 泰享新生

“耐药标准”—优化T790M突变患者治疗策略

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的卢铀教授介绍到,奥希替尼——T790M耐药治疗新标准:T790M突变是TKI耐药的主要机制,而基于AURA两项II期研究的数据,奥希替尼先后获得FDA及EMA批准上市,AURA3研究再次确立了奥希替尼T790M突变耐药患者治疗新标准的地位,得到全球指南的一致推荐。尤其对于CNS转移患者,奥希替尼更是疗效卓越。2017年,奥希替尼在中国成功上市,上市一年帮助超过4500名肺癌患者。

由于奥希替尼卓越的疗效,临床更为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找出T790M突变的患者。目前临床上可用于EGFR T790M突变检测标本包括组织标本、细胞学标本和血液标本(ctDNA),各有特点互为补充。但考虑到血检目前的敏感性相对有限,在众多指南中一致推荐,需要先尽可能进行二次活检进行组织检测,无法取到组织标本的患者再进行血液检测,血检阴性患者需要进行复检确认。

“脱颖而出”—奥希替尼研发背后的故事

来自比利时鲁文医学中心的Vansteenkiste教授在其演讲中指出:奥希替尼经过精密设计,不但能抑制T790M突变,对于EGFR敏感突变的抑制能力也强于一代及二代TKI,是当之无愧的最佳EGFR-TKI。

FLAURA研究结果公布证实了奥希替尼用于EGFR突变患者一线治疗的疗效。奥希替尼对比标准治疗显著延长PFS,分别为18.9个月和10.2个月(HR=0.46;95%CI:0.37-0.57;P<0.0001)。且相比于其他EGFR TKI,奥希替尼能更好的穿透血脑屏障。并可显著延长中枢神经系统转移亚组的PFS。

在正在召开的ELCC大会上,公布了FLAURA研究的PPO(进展后生存数据),包括PFS2在内的所有结果均一致性显示一线使用奥希替尼显著优于一代TKI。PPO对OS有良好的预测性,该结果有力的支持了FLAURA研究之前公布的OS中期分析结果。

最后,Vansteenkiste教授强调了奥希替尼最为最佳EGFR TKI,应该尽早使用,理由是它能带来:最长PFS且获益人群更多;最佳的安全性特征以及最佳的CNS控制。

中外巅峰对话

vbox4126_DSC_2524_095556_small.JPG

讨论专家:Prof. Vansteenkiste、吴一龙教授、陆舜教授、卢铀教授

随后几位中外大咖就奥希替尼临床应用问题,进行了巅峰对话。

血液和组织样本的活检如何平衡:

首先要有二次活检,尽可能取组织标本进行T790M检测;在组织活检困难时,所要灵活用好血液活检。血液检测要选用更加敏感的检测方法,如Super ARMS或NGS等。 

奥希替尼一线治疗应用:

奥希替尼能绕过一、二代TKI的耐药机制,可带来最长的PFS并使更多的患者获益,推荐先行奥希替尼治疗,尤其脑转移患者。

中国一代TKI已经进入医保,所以临床上易瑞沙使用更多,但奥希替尼的一线运用也是未来趋势。

主题二:诊疗一体 创领未来

“诊断先行”——肺癌精准检测的现状与未来

来自浙江省肿瘤医院的范云教授主要从4个方面展开介绍:

一、肺癌分子诊断的需求与崛起:分子诊断是同病异治的基础。更多药物的研发和应用引入了“药物-诊断共研发”的模式。CAP/IASLC/AMP联合发布了肺癌患者分子检测指南,指南中指出,对于肿瘤组织中含有腺癌成分的肺癌患者,必须进行EGFR、ALK和ROS1检测。

二、肺癌分子诊断的临床路径:NCCN指南中推荐,初治的腺癌、大细胞癌和组织学类型不明确型NSCLC,应进行EGFR、ALK、ROS1、BRAF和PD-L1检测,进行分子检测时,组织活检先行,当不能获取组织时,可行血液检测。EGFR TKI治疗进展后应进行T790M突变检测,遵循组织活检先行原则,当血浆检测提示T790M阴性时建议以组织复测,此外, EGFR TKI治疗越长,T790M突变率越高。M0/M1a患者进行血浆T790M检测漏检的可能性更高,尤其需要进行组织复测。

三、肺癌精准检测的规范化流程:以T790M突变检测为例,要保证EGFR T790M检测阳性率需要做到:1、选择正确的病人和采样时机,即EGFR敏感突变且治疗进展后未接受其他治疗;2、正确的采集和转运标本,保证专业的病理质控和规范化的样本处理;3、正确的检测平台,组织耐药检测推荐使用Cobas平台,血液检测推荐使用cfDNA或高敏感的检测平台和试剂,如dPCR,SuperARMS或NGS。

四、肺癌分子诊断的未来展望:随着越来越多治疗靶点的发现,多基因检测将成为未来临床检测的趋势。同时,应继续推动检测医保,提高靶向药物的可及性和规范用药。

“诊疗一体”——肺癌诊疗一体化的创新与应用

来自辽宁省肿瘤医院的刘宏旭教授表示,肺癌诊疗一体化旨在构建以患者需求为核心的诊疗一体化解决方案,包括早诊早筛,精诊善治和全程关爱多个环节,最终创建以患者为中心的健康生态圈。

肺癌诊疗一体化通过整合国家、医院和企业三方资源,最终创建以患者为中心的健康生态圈。

主题三:关爱患者 治愈希望

“患者之选”——肺癌脑转移治疗的优化选择

来自上海市肺科医院的陆舜教授提到,中国抗癌协会肺癌专业委员会进行的2018年01号研究“中国肺癌脑转移最大规模真实数据调研”,收集1000份医生问卷和999份患者问卷。结果显示,放疗和药物联合是医生的首选治疗方案,而患者则认为“仅靶向药物治疗”是最理想的治疗方案。 

那么关于脑转移,医生如何选择治疗方案?循证医学的证据是如何的?医生和患者在选择治疗方案时考虑的都是:疗效、安全性、价格和方便性。在中国,放疗和药物联合是目前最主要的治疗方案,且随着是否伴有神经系统症状、颅内转移灶数量的增多,其占比也随之增加。且无论患者是否伴有神经系统症状,大多数医生的首选方案均为“放疗的同时接受药物治疗”,但实际联合治疗循证医学证据相对有限且患者对放疗普遍存在一定的抵触心理。

在药物治疗方面,EGFR基因突变型的脑转移患者,医生普遍会优选使用EGFR-TKI药物。同时,随着颅内转移灶的增多,第三代TKI的使用略有增多,这源于奥希替尼能更好的通透血脑屏障,带来更好的CNS控制。

“中国式控癌”的实践与思考

上海康复俱乐部会长的袁正平先生在癌症管理中谈到我们需要提倡提倡汤钊猷院士提出的“中国式控癌”理念:控癌而非抗癌,治癌更要治人。同时袁会长强调构建癌症康复的社会化工程,不仅是患者和医生的事,需要管理者、企业家乃至政治家的共同参与。

随后,何勇教授、李峻岭教授、简红教授、张沂平教授在讨论环节畅谈未来“患者之家”模式。

“易相传·泰致远—阿斯利康肺癌领袖峰会”大咖云集,内容涵盖了最新学术进展,肺癌诊疗一体化创新以及越来越受关注的患者的声音,让与会医生获益匪浅。让我们一起期待明年的ALL STARS!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