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名家访谈】王鲁华教授:新药时代套细胞淋巴瘤的治疗

10月10日
血液系统肿瘤
作者:肿瘤资讯
来源:肿瘤资讯

套细胞淋巴瘤(Mantle Cell Lymphoma,MCL)是一类发病率较低的B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B-NHL),约占所有NHL的3%-6%,中位发病年龄为68岁,男性多发(男女比例为3:1)。治疗上,MCL通常对一线治疗敏感,但复发却几乎不可避免,且通常表现为侵袭性。随着BTK抑制剂Ibrutinib等新型药物的出现,其显示出对MCL的良好疗效,MCL的治疗理念逐渐发生变化,Ibrutinib将推动MCL进入无化疗时代。

美国MD Anderson癌症中心的王鲁华教授(Michael L. Wang)发表了大量MCL治疗的相关研究。特别鸣谢王教授在飞行14小时抵达中国并完成一天紧张的会议之后,仍欣然接受【肿瘤资讯】关于MCL研究的专访。

               
王鲁华 Michael L. Wang
教授

美国MD Anderson 肿瘤中心-淋巴瘤登月计划项目总负责人
美国MD Anderson 肿瘤中心-肿瘤医学系-淋巴瘤/骨髓瘤教研室 教授
美国MD Anderson 肿瘤中心-肿瘤医学系-淋巴瘤/骨髓瘤教研室 套细胞淋巴瘤卓越中心项目 创始人&中心主任
美国MD Anderson 肿瘤中心-肿瘤医学系-淋巴瘤/骨髓瘤教研室 B细胞淋巴瘤项目 课题总负责人
美国MD Anderson 肿瘤中心-肿瘤医学系-淋巴瘤/骨髓瘤教研室 干细胞移植及细胞治疗中心 教授

套细胞淋巴瘤(MCL)治疗进展

王鲁华教授:近年来,套细胞淋巴瘤(MCL)最显著的进展在于:无化疗方案将取代化疗。而最具代表性的药物即为BTK抑制剂Ibrutinib,其它的新药主要有硼替佐米、来那度胺、西罗莫司、CD20单抗ofatumumab及obinutuzumab、PI3K抑制剂idelalisib等。

BTK抑制剂Ibrutinib

Ibrutinib是近年来MCL治疗领域最重要的进展,该药为口服性小分子BTK抑制剂,通过抑制BTK酶的活性,进而调控BCR信号通路介导的细胞增殖、分化及凋亡,多项大型临床试验证实了Ibrutinib在MCL中的显著疗效。

一项纳入115例MCL患者(绝大部分为难治性)的多中心临床试验结果显示:Ibrutinib单药治疗难治性MCL患者的总体反应率(ORR)达68%,中位PFS达13.9月,并且其反应持续时间(DOR)极为突出,长达17.5月[1]。此外值得指出的是,Ibrutinib治疗的毒性明显低于化疗,长期疗效及安全性良好。

硼替佐米(Bortezomib)

硼替佐米单药治疗MCL的ORR为33%[4]

来那度胺(Lenalidomide)

来那度胺为二代免疫调节剂(IMiDs),其单药治疗复发/难治MCL(R/R-MCL)患者ORR为28%,中位PFS<6月[2]

西罗莫司(Temsirolimus)

西罗莫司是mTOR抑制剂,可应用于复发/难治MCL的治疗,但疗效一般。研究显示:西罗莫司单药治疗R/R-MCL的ORR为22%-44%,中位PFS仅为5-6月[2]

其它新药

除外以上新药,其它较为引人关注的有CD20单抗ofatumumab及obinutuzumab、PI3K抑制剂idelalisib等。其单药治疗R/R-MCL的ORR分别为8%、27%及40%[2]

小结

综上而言,Ibrutinib治疗MCL的疗效最为显著,其单药治疗的ORR可与联合化疗相媲美,并且Ibrutinib的毒性低且安全性佳,可帮助实现MCL的无化疗时代。

套细胞淋巴瘤(MCL)的重要治疗靶点

王鲁华教授:细胞的信号通路决定其细胞能否存活,通过阻断特定信号通路可导致淋巴瘤细胞的死亡,这便是无化疗靶向治疗的基础。对于B细胞淋巴瘤(包括MCL)而言,最为重要的信号通路即为B细胞受体通路(BCR),而BTK酶是BCR通路上关键靶点,Ibrutinib则是通过靶向性阻断BTK酶,从而发挥重要治疗作用,尤其是对于MCL及CLL患者等。其它的套细胞治疗靶点有Bcl-2、PI3K及mTOR等。

MCL的治疗靶点图.png

MCL的治疗靶点图

Ibrutinib在R/R-MCL治疗中的地位和价值

王鲁华教授:Ibrutinib批准于套细胞淋巴瘤(MCL)的治疗,带动了整个MCL治疗的无化疗时代的到来,这是MCL治疗史上极具传奇性的药物。

2013年,王鲁华教授在NEJM杂志上发表的临床研究显示:Ibrutinib单药治疗R/R MCL患者的总体有效率(ORR)达68%,其中CR达21%,PR达47%。治疗反应持续时间(DOR)为17.5月、中位PFS达13.9月[1]。 该研究在中位随访26.7月后,再次发表研究于Blood杂志上,其结果显示:Ibrutinib单药治疗R/R-MCL的ORR为67%,中位OS达22.5月[3],而对于既往治疗方案小于2种的患者 ORR则可高达82%, 因此首次复发尽早使用Ibrutinib,将给患者带来更多获益。

综上,Ibrutinib在R/R-MCL的治疗中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尽早使用可显著改善R/R-MCL的预后。

8954.jpg

Ibrutinib治疗MCL的长期疗效及安全性

王鲁华教授:Ibrutinib对于MCL的治疗具有长期效应,很多患者在Ibrutinib治疗3-4年后仍维持缓完全解状态、长期疗效良好。在长期安全性方面,Ibrutinib显得极为突出,在2015年Blood杂志上的随访研究中显示:采用Ibrutinib长期治疗后,无1例MCL患者因毒性反应或不良事件(AEs)而终止治疗,其最常见的AEs为腹泻(54%)、乏力(50%)及恶心(33%)等;常见血液系统AEs为中性粒细胞减少(17%)、血小板减少(13%)及贫血(11%)[3]

总体而言,Ibrutinib的长期安全性良好,其AEs的程度大部分均不严重(多以3-4级以下),并且为临床上常见症状,处理起来较为简单,无需终止治疗。

98+.jpg

MCL一线治疗策略

王鲁华教授:由于MCL患者大部分表现为高侵袭性,因而一线治疗后达CR显得非常重要,若未能达CR,其耐药性将增加、后续治疗将较为棘手、患者死亡率明显增加。对于一线化疗未能达CR的MCL患者,应用Ibrutinib或者Ibrutinib联合其它药物(如CD20单抗)通常可将残存病灶清除,进而达到CR,这是重要治疗手段之一。

MCL一线治疗的未来趋势

王鲁华教授:MCL一线治疗将在不久的未来发生重大变革,其一线治疗的未来趋势即为:无化疗方案(Chemotherapy-free)将逐步代替化疗方案,达到减低毒性、增加长期应用安全性的目标。其中Ibrutinib是MCL无化疗治疗的最主要药物,通常可与免疫治疗(如CD20单抗、来那度胺等)联合,可能在未来3-4年内,MCL的一线治疗将变成以无化疗治疗为主的联合治疗。

总结

近年来,以Ibrutinib为代表的新药为套细胞淋巴瘤(MCL)的治疗带来了重要变化,其单药治疗MCL的疗效良好,在R/R-MCL的治疗中地位显著,并且长期疗效及安全性极佳。Ibrutinib引领的无化疗治疗(Chemotherapy-free)将成为未来MCL治疗的主流。


参考文献

[1]. Wang ML, Rule S, Martin P, et al.Targeting BTK with ibrutinib in relapsed or refractory mantle-cell lymphoma.N Engl J Med. 2013.369(6):507-16

[2]. Cheah CY, Seymour JF, Wang ML. Mantle Cell Lymphoma.J Clin Oncol. 2016.34(11):1256-69.

[3]. Wang ML, Blum KA, Martin P, et al.Long-term follow-up of MCL patients treated with single-agent ibrutinib: updated safety and efficacy results. Blood. 2015 Aug 6;126(6):739-45.

[4]. Fisher RI, Bernstein SH, Kahl BS, et al: Multicenter phase II study of bortezomib in patients with relapsed or refractory mantle cell lymphoma. J Clin Oncol 24:4867-4874, 2006

欲了解更多血液肿瘤、淋巴瘤相关资讯,与全国各地血液肿瘤、淋巴瘤医生交流与讨论,请扫描以下二维码,添加肿瘤资讯小助手-娜小编微信,备注“血液肿瘤”!戴安娜微信号码.jpg


所属专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