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第十五届肺癌高峰论坛】 吴一龙独家专访抢鲜看

1447人阅读  03月09日
肺癌
编译:肿瘤资讯编辑部
来源:肿瘤资讯

第十五届肺癌高峰论坛3月9日在广州隆重开幕,本次大会讨论主题是“聚焦中枢神经系统转移:精准诊断,精准治疗”,这个内容引起广大临床医生的极大兴趣,可谓是盛况空前,座无虚席。会议间歇,肿瘤资讯独家采访了本次会议的执行主席吴一龙教授。



               
吴一龙
教授

肿瘤学教授,博士生导师,IASLC杰出科学奖获得者
广东省人民医院(GGH)终身主任
广东省肺癌研究所(GLCI)名誉所长
国家肺癌质控中心主任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前任理事长
吴阶平基金会肿瘤医学部会长
中国医师协会精准医学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广东省临床试验协会(GACT)会长
中国胸部肿瘤协作组(CTONG)主席
国际肺癌研究会(IASLC)理事会(BOD)核心成员,国际分期委员会前委员
欧洲肿瘤学会(ESMO)中国区总代表
亚洲临床肿瘤学会(FACO)主席
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国际事务部前委员

肿瘤资讯:今年肺癌高峰论坛已经是第15届了,您觉得此次高峰论坛最大的价值在哪里?

吴一龙教授:高峰论坛的价值是一脉相承的,最大的价值是我们选取了医学急需回答的问题进行讨论,今天现场对很多问题都是争议不休的,所以论坛的最大的价值就是帮大家梳理一个基本的思路,这个思路可以为我们临床实践做指导作用。

肿瘤资讯:TKI治疗肺癌脑转移也是研究的热点,这里面就涉及到脑脊液中药物浓度问题,不同药物浓度之间差异很大,但目前看下来TKI药物疗效都不低,您如何看脑脊液血药浓度和药物疗效的关系?

吴一龙教授:首先剧透下,我下午的演讲会提到这个问题。我们现在看到脑脊液药物浓度和半衰期每个药物都不一样,相差非常大。比如厄洛替尼是易瑞沙的33倍,按这个道理讲,特罗凯就该比易瑞沙疗效好33倍,当然不能这么简单计算。我们回头看看其实临床实践所有TKI的疗效都差不多,都在70%-80%之间。所以我们原来去检测脑脊液中的药物浓度真正价值在什么地方?临床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把所有的数据摆在一起看,我个人的观点是,不论一代、二代还是三代TKI, 不管在脑脊液中的浓度高低,对脑转移的疗效都非常好,有效率均超过传统治疗。但我们还要注意一点,就是生存时间,有效率能否转化为生存时间还是个问题,毕竟生存时间和生活质量才是我们最关心的问题。但很遗憾,目前这方面的数据还偏少。唯一可参考的就是Brain研究,从Brain研究我们知道即使是国产的埃克替尼也是能够延长生存的。综合来看,目前我们不必过分苛求哪个药物在脑脊液中的浓度高,更关键的问题是要因地制宜,手头能够拿到哪个TKI药物,哪个是最经济的,就可以首先用这个药,这对病人就是最好的。

肿瘤资讯:您刚也提到BRAIN研究,实际不止TKI药物之间的比较,还要和放疗比较,TKI作为一线治疗是优于全脑放疗的,但放疗在临床实践上仍有一定的机会,您如何看实际临床某一脑转移患者在TKI和全脑放疗间的选择?以及什么时机加放疗?

吴一龙教授:我们为什么对脑转移重视?因为有突变的脑转移病人现在活的时间更长了,所以我们重视起来,认为脑转移病人有治疗价值。以前经全脑放疗治疗的患者,生存时间也就是4-6个月。但放疗带来的长期影响在过去我们是完全看不到的,所以过去就把全脑放疗作为标准治疗。但当一个病人能够活得更长,那么就会看到放疗的副作用,现在很多临床试验都显示全脑放疗会破坏认知系统。如果有这种认知功能损伤、生活质量下降的副作用存在,你会如何选择?

肿瘤资讯:如果预期患者生存时间不超过半年,或者不超过一年,可能会用一下全脑放疗。   

吴一龙教授:你这个回答是对了,不超过半年,但是现在每个患者都超了。

肿瘤资讯:那就要放在TKI之后。

吴一龙教授:所以,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说全脑放疗跟TKI哪一个活的更长,更需要关注的问题是用了TKI后,病人活的时间长了之后,我们要高度重视所有药物对病人生活质量的长期影响。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目前为止,所有的指南,包括NCCN的指南、中国出的指南,都建议把全脑放疗往后推。往后推并不意味着不要,而是要借助它的优势,但是要把它对神经系统功能的损害减到最低,这就是我的看法。但是如果有一天告诉我们,全脑放疗对神经功能一点影响都没有,那可能就要另做考虑了。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贾老师

所属专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