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大咖来啰】聚焦晚期NSCLC三线治疗,国产新药安罗替尼值得期待

1008人阅读  11月13日
编译:肿瘤资讯编辑部
来源:肿瘤资讯

近年来,随着靶向药物的应用愈加成熟,晚期NSCLC患者的总生存期也得到显著延长。更多的患者经历了一线靶向治疗、二线靶向或化疗后,进入三线及以后的治疗。然而,目前国内外NSCLC三线治疗尚无标准治疗方案。随着2017年ASCO大会上ALTER 0303研究结果的公布,三线治疗空白这一现状有望被打破。肿瘤资讯特邀国内肺癌领域的名家,畅谈晚期NSCLC三线治疗的现状及安罗替尼研究新进展,详见下文。

1.png

一.聚焦晚期NSCLC三线治疗进展,安罗替尼研究独树一帜

卢丽琴教授:抗血管生成治疗一直是肿瘤治疗重要手段。既往许多血管靶向TKI在晚期NSCLC三线进行过探索研究,如索拉非尼、舒尼替尼等,在这些研究中,虽然看到PFS的一点点延长,但OS无显著获益,可以说这些研究均以失败告终。近年来,国产创新药研发加速,多个抗血管生成治疗药物崭露头角。其中,值得期待的便是安罗替尼。在晚期NSCLC的三线探索研究中,安罗替尼的数据最为成熟。在2017年ASCO会议上,公布了安罗替尼三期临床研究的结果,我们看到安罗替尼组的PFS赢得非常漂亮,相比于安慰剂,有4个月的延长(mPFS分别为5.4m vs. 1.4m),在主要研究终点OS上,也有超过3个月的延长(mOS分别为9.6m vs 6.3m),这一结果非常令人兴奋。此外,安罗替尼的不良反应发生率相对较低,安全性相对较好。非常期待CFDA能够尽快批准安罗替尼上市,填补中国晚期NSCLC三线治疗的空白,造福更多患者。

冯国生教授:在今年的ASCO大会上,有几项在中国进行的晚期NSCLC三线治疗的研究报道,这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中国好声音。

1. 一项是来自中国青岛大学III期,开放的中心临床研究。入组既往接受过EGFR-TKIs和化疗进入三线的EGFR突变型晚期非鳞NSCLC,组织或血浆检测确认EGFR T790M耐药突变。按1:1随机接受口服奥希替尼或多西他赛联合贝伐珠单抗治疗,用药直至疾病进展或出现不可耐受的毒性。多西他赛联合贝伐珠单抗组患者进展后可交叉至奥希替尼组。主要研究终点为PFS。结果显示,奥希替尼组对比多西他赛组的mPFS分别为10.2个月和2.95个月(HR=0.23),奥西替尼组作为三线治疗,与贝伐珠单抗联合可以延长患者PFS。但因化疗组在进展后可以交叉接受奥希替尼,两组的OS没有显著性差异。

2. 另一项是由南京军区总医院宋勇教授牵头的吉非替尼三线再挑战(Re-challenge)研究。EGFR突变的患者在接受一线TKI治疗和二线化疗后,三线再次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结果显示,三线T790M阴性的患者对吉非替尼响应更好,提示T790M突变状态也许能用于预测吉非替尼三线治疗的疗效。

3. 还有一项重磅研究,来自我国自主研发的1.1类抗血管生成小分子TKI在NSCLC三线的探索研究(ALTER-0303),由上海胸科医院韩宝惠教授和天津市肿瘤医院李凯教授牵头进行。这是一项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III期临床研究,旨在评价安罗替尼作为晚期NSCLC三线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的主要终点为OS。结果显示,安罗替尼组的OS相比对照组(9.6m vs. 6.3m,p=0.0018)显著延长,并且在PFS(5.4m vs. 1.4m,p<0.0001)、ORR(9.2% vs. 0.7%,p<0.0001)和DCR(81.0% vs. 37.1%,p<0.0001)等次要终点上也均显著优于对照组。这一研究结果公布后,引起了国内外同行广泛关注。基于这一研究结果,安罗替尼已经进入CFDA快速审批通道,期待能尽快上市,造福中国患者。

二.晚期NSCLC后线治疗热度不减,抗血管生成药物未来路在何方?

冯国生教授:在晚期NSCLC三线治疗中,除国内创新药如安罗替尼、阿帕替尼、呋喹替尼这类抗血管生成的小分子外,中国研究者也参与了一些国际研究。其中一项是JUNIPER 研究,入组了K-RAS突变的患者,采用CDK4/6抑制剂Abemaciclib对比厄洛替尼,目前已经结束入组。但根据官方最新的消息,这一研究未能达到主要研究终点,具体的研究数据目前还没有公布。对于K-RAS突变的患者,目前我们缺乏有效的治疗手段。还有一项正在入组的研究,纳入接受二线或以上治疗的患者,分别给予厄洛替尼 vs Cabozantinib vs Cabozantinib + 厄洛替尼治疗,主要研究终点为PFS,目前研究还在进行,结果尚未公布。对于晚期NSCLC二线或三线治疗,尤其是驱动基因野生型的患者,我更加期待的是免疫治疗的研究。也希望我国这些创新型新药能开展更多的联合治疗的研究,让中国的肺癌患者能有更多更好的治疗选择。

卢丽琴教授:目前一些初步的研究数据提示,免疫治疗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化疗联合抗血管生成治疗以及靶向药物和抗血管生成药物的联合,可以取得协同增效的效果,为患者带来更多的获益。未来,期待开展更多的研究探索,使得晚期NSCLC治疗能上到更高的平台。如前面已经提及的抗血管生成药物,安罗替尼已经在晚期NSCLC三线单药治疗取得了胜利,但是如何设计联合用药方案,为患者带来更多获益。还有正在NSCLC三线治疗中正在探索之中的呋喹替尼和阿帕替尼,也期待好的研究数据,让更多中国人群从中国创新药中获益。也期待晚期NSCLC三线的选择有更多的选择,相信未来晚期NSCLC也会有新的标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