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阿帕替尼联合TACE治疗肝癌专家访谈

3360人阅读  09月08日
专家访谈
编译:肿瘤资讯编辑部
来源:肿瘤资讯

由中华医学会北京分会(北京医学会)、北京医学会介入分会主办;火箭军总医院、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承办的“香山国际介入医学峰会(Beijing FragrantHill Interventionology Summit, BFIS)”于2017年9月1-3日在北京香山饭店顺利召开。

大会邀请了神经介入、外周血管介入、肿瘤介入、非血管介入、心脏介入、复合手术等领域在国内外有一定造诣和影响力的知名专家做学术报告,就介入医学的前沿问题和进展进行了精彩演讲及深入研讨。大会主席邹英华教授在会上百忙之中接受了我们的访问,介绍了本次大会举办的初衷及愿景。

阿帕替尼联合TACE治疗肝癌方面的内容是大会亮点之一,卢教授牵头进行阿帕替尼联合TACE治疗中晚期肝癌的II期研究近期发表在《Cancer Biology & Therapy》杂志上。本资讯就此项研究专访了中国海军总医院卢伟教授,并请到邹英华教授以及郭志教授做研究点评,接下来将专访内容呈献给大家。 

               
邹英华
教授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 介入血管外科主任
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副会长
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外周血管介入
专业委员会名誉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介入诊疗分会候任主任委员

               
郭志
教授

国际冷冻治疗协会副主席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介入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肿瘤介入专业委员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放射学分会介入诊疗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放射学分会介入诊疗专业委员肿瘤介入学组主任委员
天津市医学会理事,天津市医学会介入医学分会主任委员

               
卢伟
教授

海军总医院 介入治疗科主任、放疗中心副主任
全军介入诊疗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放射学分会介入学组肿瘤亚专业组委员兼秘书
中国医师协会北京市分会血管疾病教育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治疗委员会肿瘤急症治疗分会常委
中国医师协会北京市肿瘤介入委员会常委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北京市介入治疗委员会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治疗委员会肺癌消融分会委员

肿瘤资讯: 邹教授,您作为香山国际介入医学峰会的大会主席,介绍下此次会议召开的背景和初衷,以及您对未来的期待,本届论坛在议程设置、讲者阵容等方面有什么亮点? 

邹英华教授:本次会议是去年北京医学会介入分会成立以来第一次正式主办学术大会,我们希望将大会打造成介入医学领域的一个高层次交流学习的平台。在此平台国内外嘉宾可与大家分享他们在介入微创治疗中的感悟和经验,让与会代表在了解相关领域新概念、新技术和新研究成果的同时,亲身领略专家的精彩演讲和风采。

会议选在香山举办包括两方面原因:首先,香山红叶是北京金秋的名片,登高远眺北京城,俯览群山满山红,正直初秋,我们希望获邀专家可以把一年的最新研究成果展现出来。其次,香山也是全国标志性地名,我们想立足香山同国外介入医学界增进交流学习。因此取名香山国际介入大会。

大会分为神经介入、血管介入、肿瘤介入三个主要方面。亮点之一即肿瘤介入,大会除了设置肿瘤介入主会场之外,还设置了三个肿瘤专场,学术内容丰富,交流形式多样,譬如:肝癌多模式治疗大师班、大师手术展示和中青年病例挑战赛等。

肿瘤资讯:卢教授牵头进行的II期研究近期发表在《Cancer Biology & Therapy》杂志上。在此,请您为我们介绍一下进行这一研究的背景和初衷?

卢伟教授:肝癌是我国发病率第三高的恶性肿瘤,每年近50万人发病,发病人数约占全球一半,且大部分患者确诊肝癌时已处于BCLC晚期,失去了最佳的手术时机,这部分患者治疗上以TACE(经导管、动脉化疗栓塞术)为主。然而TACE不能够完全控制肿瘤,需要其它辅助治疗方法。第一个辅助治疗药物为索拉非尼,该药具有抗血管生成作用。应用索拉非尼辅助TACE术治疗肝癌的相关研究显示,其对有效率的提高和生存期的延长价值尚存质疑。此背景下,有必要寻找一种更优的药物替代索拉非尼。基础研究表明,阿帕替尼对VEGFR-2具有专属抑制活性,抗肿瘤血管新生,从而抑制肿瘤的生长和转移。它跟VEGFR-2的结合能力是索拉非尼的45倍。在此背景下,我院开展了一项单中心随机对照研究,旨在比较经导管动脉化疗栓塞(TACE)联合阿帕替尼和单独TACE治疗中晚期肝细胞癌(HCC)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该研究新近发表在《Cancer Biology & Therapy》上。

肿瘤资讯:介绍下研究的设计和主要的研究结果?

卢伟教授:本研究为单中心随机对照研究,共纳入中国海军总医院入院的44例中晚期肝癌患者。随机分为A组和B组,A组患者单独接受TACE治疗,B组患者接受阿帕替尼联合TACE治疗。所有患者均随访12-18个月。比较治疗后3个月的甲胎蛋白(AFP)变化和治疗后3,6,9和12个月的客观反应率(ORR)。此外,这两组之间也比较无进展生存期(PFS)和不良反应发生率。初步结论是治疗后9,12个月阿帕替尼联合TACE治疗ORR明显优于TACE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TACE组中位PFS为6.0个月,阿帕替尼联合TACE组为12.5个月,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5),这个结果令人鼓舞。

并发症发生率与口服阿帕替尼相关,如高血压,手足综合征和蛋白尿,阿帕替尼联合TACE组高于单独接受TACE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0.05)。发生不良反应的患者,在对症处理后多数能够耐受,只有极少数不能耐受,不耐受的患者可行减量处理。

肿瘤资讯:请介绍一下TACE联合阿帕替尼这种治疗模式,优势及对临床指导?

卢伟教授:TACE将化疗药物和栓塞剂选择性注入肿瘤血管和肿瘤供血动脉,阻断肿瘤供血,封闭肿瘤血管床,从而抑制肿瘤生长。肿瘤在肝脏组织里面没有明显包膜,可以从周围的正常肝组织获取营养,TACE术后肿瘤在乏氧状态下产生血管内皮生长因子,其会促进血管新生,因此抑制血管生成药物和TACE联合治疗可以起到协同作用。在栓塞肝癌主要供血动脉,阻断肿瘤供血的同时,联用阿帕替尼,可抑制肿瘤血管生成,让肿瘤长期处于缺氧、缺血状态。

阿帕替尼联合TACE治疗一个月后再评价病人肝功能,身体状况,体力评分等,如患者能耐受,则再次TACE,于TACE术前四天停用阿帕替尼,术后后四天联合阿帕替尼。

肿瘤资讯:展望一下这种模式未来的前景?

卢伟教授:肝癌尤其中晚期肝癌常伴随消化道出血、黄疸、肝衰竭等,治疗难度较大,临床上需要快速抑制瘤体生长。在TACE的基础上联合阿帕替尼治疗,可更好地抑制肿瘤生长,以延长无疾病生存期,提高患者生存率,减少门静脉侵犯,减轻胆道压迫、延缓肝功能衰竭。

肿瘤资讯: 这种治疗模式对临床实践的意义?

卢伟教授:早期肝癌应考虑积极手术切除或者射频消融。中晚期患者采用TACE联合阿帕替尼治疗方案能够改善的生存期,提高生存质量。对于肝门不易手术,肝移植受肝源的限制等不能手术切除的原发性肝癌可以采用阿帕替尼联合TACE的治疗方案。

肿瘤资讯:既往有一些关于TACE联合靶向的探索,均失败告终,最近由卢伟教授团队采用TACE联合阿帕替尼对照单纯TACE治疗中晚期肝癌研究获得成功,请您谈谈此项研究的意义,对未来临床实践能提供哪些指导?

郭志教授:中国原发性肝癌占全球50%。尽管医疗科技在不断进步,外科手术和介入治疗都取得了非常满意的结果,但是原发性肝癌患者五年生存率并没有得到提高,这是治疗领域一个热点和难点。TACE联合分子靶向药物治疗不能手术切除的原发性肝癌,已经成为当今治疗领域当中认可的治疗模式。阿帕替尼是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分子靶向药物,阿帕替尼联合TACE这个单中心研究结果令人满意。该治疗模式值得进一步探索,希望接下来能有机会进一步开展大样本多中心的后续研究。

肿瘤资讯:目前阿帕替尼各项研究频频亮相ASCO,ESMO等国际大会。对于我们介入科医生,艾坦是让中国研究者带着中国创新药走上国际舞台的好机会。对于艾坦在介入领域探索方向,您能否为我们展望一下。

郭志教授:近十年来分子靶向药物发展,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目前在原发性肝癌未来的治疗当中,分子靶向药物联合TACE、联合物理消融治疗甚至联合免疫治疗都成为热点。我希望艾坦能继续推动国内中青年医生的成长,推动原发性肝癌综合治疗模式的探索,以使原发性肝癌患者最终获益。

肿瘤资讯:既往有一些关于TACE联合靶向的探索,均失败告终,最近由卢伟教授团队采用TACE联合阿帕替尼对照单纯TACE治疗中晚期肝癌研究获得成功,请您谈谈此项研究的意义,对未来临床实践能提供哪些指导?

邹英华教授:既往的研究对象主要是索拉非尼,该药经大量的临床试验验证,证明其全身用药上对于中晚期肝癌是有效的。但其在同TACE结合时,至今为止没有获得普遍认可的临床研究结果。今天我们谈的海军总院发表这项研究首次使用介入治疗与阿帕替尼进行结合。阿帕替尼的作用机制与索拉非尼不尽相同,具有较强的抑制肿瘤血管生成作用,最早应用于晚期胃癌,在肝癌方面的应用较新,因此海军总院的该项研究具有较好的临床指导价值。

肝癌是具有中国特色肿瘤,发病率高,中晚期患者居多。具有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阿帕替尼联合TACE可明显提高客观反应率,显著延长无进展生存期,该治疗方案可作为治疗中晚期肝癌一个新模式,在此期待后续更多的相关循证证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