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

【35 under 35】岳东升教授:ADJUVANT研究-一张术后辅助靶向治疗的准生证?

22061人阅读  07月17日
肺癌
作者:岳东升 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肺部肿瘤科 
来源:肿瘤资讯
CSCO20周年系列活动—“致敬青年力量”-35位35岁以下最具潜力肿瘤医生评选活动”报名及筛选阶段已于上周结束!在众多参与报名筛选的医生中,有100位优秀青年医生披荆斩棘,脱颖而出!这100位牛的青年医生将参与后续的一系列精彩激烈、好玩有趣的活动,展示青年医生的风采!第一轮为ASCO最新摘要解读,候选人在主办方指定的2017ASCO口头报告专题中自由选择一份口头报告进行点评(如:背景,结果的评价,对临床的意义,和其他研究的对照,优点和不足等等),目前各位候选人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已将解读提交,解读很精彩,现展示出来,供各位品评!如您喜欢,请不吝点赞或分享,让更多的医生同道看到!同时,您也可以在下方发表您的见解哦!

20周年.jpg

Abstract 8500:吉非替尼(G)对比长春瑞滨+顺铂(VP)辅助治疗II~IIIA期(N1-N2)EGFR敏感突变型非小细胞肺癌(ADJUVANT研究):一项随机、III期临床试验(CTONG 1104)

背景:  II~IIIA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标准辅助治疗方案是以顺铂为基础的辅助化疗。在BR19和RADIANT试验中,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用于未加选择的早期NSCLC术后辅助治疗,没有显示出获益。ADJUVANT研究(NCT01405079)是第一项在完全性切除术后II-IIIA期 (N1-N2) 伴EGFR突变的NSCLC患者中,应用吉非替尼对比长春瑞滨+顺铂辅助治疗的随机对照研究。

方法:完全切除的II~IIIA期(N1-N2)EGFR活化突变的NSCLC患者随机分为两组,1:1接受吉非替尼(250mg每日一次),24个月;或长春瑞滨(25 mg/m2 ,d1,d8天)联合顺铂(75 mg/ m2 d1),每3周为1周期,共4个周期。分层因素包括淋巴结状态(pN1/N2)和EGFR突变状态。主要研究终点为意向性人群的无病生存期(DFS)。

结果:222例患者随机分配入组(自2011年9月19日至2014年4月24日)。两组基线特征均衡。到数据截止时,G组的中位治疗时间为21.9个月,VP组中位治疗周期为4个周期。中位随访时间为36.5个月(范围:0.1到62.8)。G组患者中位DFS显著更长(28.7个月;95%CI,24.9-32.5)对比VP组(18.0个月,95% CI,13.6-22.3;危险比0.60;95% CI 0.42-0.87;P = 0.005)。G组的3年DFS显著优于VP组(34% vs. 27%;P = 0.013)。达到生存终点76例(34.2%)。G组患者中进行亚组分析,淋巴结状态(pN1/N2期)与DFS显著相关(P<0.05)。G组的3级或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显著少于VP组(12.3%比48.3%;P<0.001)。G组患者未发生间质性肺炎。

结论:在完全性切除术后EGFR敏感突变的II~IIIA期(N1-N2)NSCLC,G对比VP方案作为辅助治疗,可以显著延长患者DFS。吉非替尼可作为EGFR突变型II~IIIA期NSCLC患者的一个重要的治疗选择。临床试验信息:NCT01405079。

屏幕快照 2017-07-16 下午4.43.45.png点评:

毋庸置疑,今年ASCO肺癌领域最具轰动性的研究花落吴一龙教授的ADJUVANT研究,也许这将是NSCLC术后辅助靶向治疗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研究,当然我们现在也更加期待另外一项来自王长利教授的ML28280的研究。期待这两项来自中国的原创性研究会为NSCLC的术后辅助靶向治疗带来一张“准生证”,奠定术后辅助靶向治疗的地位。

一项成功的,引起轰动的,未来有临床指导价值的研究从实验设计之初必然是经过缜密思考、精心设计的。在前人的肩膀上,必然会站的更高,看的更远。在ADJUVANT研究和ML28280研究之前,国外也有学者做了一些大胆的尝试,即将IIIB/IV期一线治疗的靶向治疗前移,用在更加早期的II期或者IIIA患者身上,包括RADIANT、BR.19以及SELECT研究,遗憾的是,上述研究均未能取得预期的阳性结果。这些试验的不成功并不能完全否定术后辅助靶向治疗的地位和临床意义,这其实和这些研究的实验设计有致命缺陷相关,包括入组太多的早期患者、未进行EGFR的基因检测、采用维持治疗等。

前车之鉴,吴一龙教授的ADJUVANT在试验设计之初就把ITT人群限定在II-IIIA期,而且有明确EGFR19外显子缺失或21外显子L858R点突变的患者。更甚者,王长利教授的ML28280的研究更是把ITT人群限定在纯的IIIAN2期患者,且必须是完全性切除,入组条件极为严格。显然,潜在的优势人群的筛选,为试验的研究结果做好了足够的铺垫。试验最终出现阳性结果,与NP组相比,吉非替尼组能够将术后的DFS延长10.7个月(28.7 vs 18.0),肿瘤复发风险下降40%,其实这也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因为在晚期NSCLC的靶向治疗优势足够明显。但循证医学的年代,我们所有人就是期待多中心、随机对照、前瞻性的临床研究结果为临床实践提高真实可靠的证据。一切刚刚好,证据终于出现了。

这是一个创新的时代,一个精准治疗的时代,更是一个敢于接受挑战的时代,试验结果出炉后,引起了业界广泛的争论,争论的焦点是患者目前仅有的DFS的获益,能否真正转化为OS的提高,能否在不久的将来成为术后辅助治疗的选择。相信一个开放的试验敢于面对试验的所有结果,我们将继续拭目以待,期待ADJUVANT和ML28280两项研究对OS的意义,期待来自中国的临床研究改写NSCLC术后辅助治疗的指南。

至少就现在而言,ADJUVANT这样的研究是成功的,创新的,有现实指导意义的。让我们为来自中国的临床研究喝彩。

【温馨提示】:如果您觉得岳东升医生解读的好,请在下方为他点赞并将文章分享给更多的同道!当然,您也可以在下方留下您的个人见解哦!

责任编辑:肿瘤资讯-熊熊兔


                   

相关阅读